推荐小说网

《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傅寒生岑欢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2018-10-19 11:14:19 小说推荐 101 ℃

>>>>点击阅读《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全部章节

《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小说简介

主角叫傅寒生岑欢的小说叫做《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是作者八卦一姐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岑欢苦涩地想,傅寒生为了帮她分手,可真是煞费苦心,连证据都帮她准备好了。岑欢无措地揪着双手,想忍住泪水,但刚要开口,眼泪就先掉下来了。岑欢带着哭腔:“对不起!席城,对不起!我们……我们分手吧。”席城...

《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 第8章 我洗不干净了 免费试读

岑欢苦涩地想,傅寒生为了帮她分手,可真是煞费苦心,连证据都帮她准备好了。岑欢无措地揪着双手,想忍住泪水,但刚要开口,眼泪就先掉下来了。

岑欢带着哭腔:“对不起!席城,对不起!我们……我们分手吧。”

席城站在原地,僵硬了半秒,然后伸出手去,轻轻把岑欢抱进怀里,像说家常便饭的口吻,问:“告诉我,为什么分手?嗯?”

岑欢动荡不安的心终于找到了平静的港湾,低促地说:“席城,跟我在一起不会有好下场的。我不想连累你;而且……你也看到了,我已经脏了,傅寒生不会放过我的……我没资格跟你在一起。”

岑欢承认,她并不是因为爱情和席城在一起;但是她真的想和席城在一起。席城是第一个在她出狱五年之后,给她光,给她暖,给她希望的人。她贪婪他对她的好,所以想和他在一起。

可是她实在不忍心因为自己和傅寒生的恩怨而牵连了席城。

席城却更紧地抱住她,“傻瓜。没有你,我过得再好还有什么意思?放你一个人去对付傅寒生,我怎么放心呢?”

岑欢因为席城这两句话,彻底大哭出声。

008、

岑欢在席城的鼓舞下,终于放弃了和席城分手,两人决定一起面对傅寒生的刁难和挑战。

做完决定,岑欢心里莫名放松不少,主动提出要去席城家里给他做晚饭。

吃好晚饭,席母白婉为了给小两口子空间,特意跑去楼下阿婆那搓麻将聊天了。家里只剩下岑欢和席城。岑欢洗好碗,忽然问还在网上投简历的席城:“席城,我在你这洗个澡行吗?我身子有点黏。”

席城欣然应允。

岑欢花了足有半个小时洗澡,她用力地搓洗昨晚傅寒生在她身上留下的印记,一直到全身泛得通红,却还是洗不掉那些傅寒生留给她的痕迹。

走出浴室,书房的灯还开着,岑欢透过门缝,看见席城还在网上找工作。她一鼓作气,推开门,关上灯,迎着窗外的月光,走去席城身边,一把抱住他。

席城微微一惊,“欢欢,你……”

岑欢细微地喘息着,眼底水光满腻,愧疚地说:“席城,怎么办,我洗不干净了,我洗不干净了……”

席城喉结轻动,半晌,宠溺又怜爱地摸着她的脑袋,把岑欢身上的浴巾裹得更紧,一把抱起,将她抱进卧室,“傻瓜,我又不是为了你的身体才和你在一起。在我心里,你一点也不脏。岑欢,你要硬气一点,余静静不是你杀的,你没必要一直对傅寒生有愧疚感;和傅寒生发生关系也不是你心甘情愿的,你没必要对我这么愧疚。”

席城把她放上床,真诚道:“我珍惜你,所以你不必要轻贱你自己。如果你不嫌弃,那我们结婚吧。”

岑欢眉浅情浓:好,我们结婚。

一夜。两人什么也没有做,相拥而眠。

可这是岑欢二十三年来睡得最安稳的一觉。

……

第二天,岑欢送席城出门,自己也赶往画室。

她拿出钥匙锁开门,刚进去,就看见傅寒生坐在画室最阴暗的角落里,目光戏谑地看着她。

岑欢浑身发憷,警戒地盯着他。她很清楚,傅寒生绝对不可能轻易放过她,“你想干什么?”

傅寒生狭长的眼睛微微一眯,起身一步步逼近岑欢,“我想干什么?岑欢,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不清楚?”

>>>>点击阅读《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全部章节

第9章 哭都哭不出来

岑欢不安地倒退,没两步就被傅寒生抵在墙壁上。两人之间的空间陡然逼仄,傅寒生捏着她的下巴,左右转了转,“岑欢,我昨天跟你说的话,你是不是当我在放屁?”

岑欢偏过头不看他,却是掷地有声地说:“我不会和席城分手的。傅寒生,余静静不是我害死的,凭什么要我承担所有罪责。我凭什么不能过得幸福——啊——”

岑欢尖叫一声,脖子被傅寒生拿在手里,仿佛只要他一个用力,就能直接要了她的命。

傅寒生冷笑,“岑欢,谁给你的胆子这么说话,嗯?”

岑欢被他掐的喘不过气,努力想拽开傅寒生的手。

傅寒生看着岑欢憋得通红的脸,想起什么,脸色阴鹜不少。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叠照片,拿着这些照片轻拍岑欢的脸颊,“跟那男人睡了一觉,就长本事了,有胆子跟我抬杠了,嗯?”

岑欢心里一惊,侧眸看傅寒生手里的照片。

那些照片……

竟然是昨晚她洗完澡,裹着浴巾去书房找席城、扑进席城怀里、被席城抱出书房的整整一叠照片。岑欢难以置信,半晌,她冷眸以对,“傅寒生!你偷拍我!”

“岑欢,我提醒过你,没我的允许,别对别的男人,别爱别的男人,你非但不听,竟然还敢爬上别的男人的床,嗯?”傅寒生手往上移,拇指忽地探进岑欢的双唇之间,模仿某种运动来回抽动。

岑欢被松了脖子,总算能喘口气,她凉凉一笑,讽刺道,“傅寒生,你是我的谁?我凭什么要听你的?我想爱别的男人就爱别的男人,我想和别的男人上床就和别的男人上床,你管不着!”

傅寒生闻言,竟是笑了。

五年前的岑欢,恨不得把他捧在手心来不及,什么都顺着他;现在的岑欢,却能毛着胆子跟他较劲。

是谁把岑欢养得满身是刺?

是那个一辈子只能当个程序员,给人打打工,随时随地都可能失业的穷男人?

傅寒生抽回手指,散散地松了松自己衬衣上的两个纽扣,玩味地重复:“想和别的男人上床就和别的男人上床?”

岑欢不知道傅寒生是什么意思,下意识地说,“是啊。”

傅寒生勾了勾唇角,“好。岑欢,你好得很。我不介意满足你这个愿望。”说着,他猛地拽过岑欢的手腕。不容岑欢大喊求救,直接把她拖上车。

车子跟插了翅膀一样,开的飞快。

就在岑欢头晕目眩之间,车子一停,傅寒生已经把她拖下车,一路把她拖进了一个灯光昏暗琉璃的房间。傅寒生开口:“上到她哭都哭不出来。”

岑欢脑子被这句话击中,她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五个油光满面的肌肉男,恍惚之间明白过来这是什么地方。

牛|郎店。

五个男人见了岑欢,就跟挨了三天三夜饿见到满汉全席一样,两眼发光。岑欢啊地大叫一声,咬咬牙,最后还是抛弃了那点可怜的自尊,慌慌张张地奔过去抱住了傅寒生,“傅寒生,你不能这样对我——”

>>>>点击阅读《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