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小说网

《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傅寒生岑欢小说全文

2018-10-19 11:14:34 小说推荐 147 ℃

>>>>点击阅读《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全部章节

《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傅寒生岑欢的小说叫做《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八卦一姐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本来即将要放映岑欢和席城相爱的回忆的大屏幕上,忽然自动开始播放一段小视频。外头阳光强烈,照的那荧幕上的画面发光得有些看不清。但是视频里的声音却是清晰地传送到每个人的耳朵里。男人炽热的喘息声,女人猫一...

《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 第12章 还是你的身体我用的最舒服 免费试读

本来即将要放映岑欢和席城相爱的回忆的大屏幕上,忽然自动开始播放一段小视频。

外头阳光强烈,照的那荧幕上的画面发光得有些看不清。但是视频里的声音却是清晰地传送到每个人的耳朵里。

男人炽热的喘息声,女人猫一样妖娆妩媚的声音;虽然关键部位打了马赛克,但如果仔细看画面,都能看清画面上的女人似乎在竭尽全力讨好她身上的男人。

底下人声鼎沸。

那面色酡红,双目饱含春色的视频女主角,不正是此刻教堂里身穿一袭洁白婚纱的女子么?

只是这视频的男主角,明显……

很明显不是教堂里的这位新郎。

岑欢站在原地,如同晴天霹雳——

这视频,分明就是上次她去傅氏找傅寒生,傅寒生二话不说把她拖去酒店还用席城威胁她要她讨好他的视频……

可是吃瓜群众压根不关心她是不是受到了威胁,只关心她给新郎戴了绿帽子!

岑欢脸上像被泼了一段冰牛奶,又冷又白,她站在原地浑身瑟瑟发抖。她怎么也没想到,怎么也没想到,连这个都被傅寒生拍了视频。

他是一百个一千个故意要她出丑,要她难堪,要她人人喊打。

而红毯的尽头,慢慢走来了一个男人。男人高鼻梁,薄嘴唇,身姿修长。目光强势又危险。

岑欢被席城抱进怀里,她听见席城在耳边安慰她,“不要怕。岑欢,有我在,不要怕。”

岑欢本来还不想哭,但席城一句话,她的眼泪就掉下来了,她怔怔地看着傅寒生像个恶魔一样占据她整个的视线。

他倨傲,邪佞,指着那个还在无限循环的小视频,当着所有宾客的面,说:“岑欢,这世上这么多女人,还是你的身体我用的最舒服。”

举众哗然。

傅寒生趁着席城恼羞成怒正要替岑欢辩驳的契机,猛地一拽岑欢的手腕,岑欢直接就掉进了傅寒生的怀抱。

岑欢本就抖得厉害,这一刻因为顶天的耻辱、痛苦和绝望浑身抖得更厉害了。她撕心裂肺地冲傅寒生大声嚷嚷:“傅寒生,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放过我!我都说了我没有杀余静静,是她的车自己冲过来的!你到底还想怎样!”

傅寒生早就认定了是岑欢故意设计杀了余静静,岑欢再怎么解释也是徒劳。他仿佛一个最佳情人一样,拇指轻轻揩着岑欢的眼泪,“不怎么样。岑欢我要的很简单。”

岑欢怔忪的目光与他相对。

傅寒生似笑非笑,“我说了很多次了,岑欢,别再忤逆我,好好和他分手,”他顿了顿,指着屏幕上妩媚动情时岑欢的模样,贴在她的耳边,声音是入骨的温柔,说:“既然你的身体我用的最舒服,那我就要名正言顺地用你的身体。”

静了静。

傅寒生继续和岑欢咬耳朵:“如果你还是不肯分手的话,岑欢,那你不妨试试。不过一旦你尝试,那你这个高清无码的小视频就会在全网公开……”

傅寒生放开了气得牙齿打颤的岑欢,他公然当着所有宾客甚至是岑欢未婚夫的面上,直接轻佻无比地把一张房卡塞进了岑欢的胸口,“金浩酒店8808晚七点。最好洗干净点。到时候千万别哭着求饶——一定要坚持到我尽兴为止。”

>>>>点击阅读《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全部章节

第13章 我求求你,放过我吧

岑欢感受着胸口上冰凉凉的房卡,灭顶的绝望牢牢将她笼罩。

她逃不出傅寒生的手掌心。

从她八岁父母早逝进入傅家爱上傅寒生,到她十八岁被傅寒生亲手送进监狱,再到她坐了五年的牢从监狱出来,她就像傅寒生的玩物一样被他玩弄在掌心。

岑欢咬牙切齿,她想大声地骂他,想扑上去跟傅寒生拼个你死我活,可是她却什么也做不了。她眼睁睁地看着婚宴上的宾客用嫌弃、鄙夷的目光看着自己,看着身边的席城为了自己和傅寒生拳打脚踢。

好好的一个婚礼,被搞得乌烟瘴气;好好的一段姻缘,被搞得惨不忍睹。

席城说到底是个每天坐在办公室码程序的程序员,不像傅寒生那般每天都有健身,没多久,傅寒生就占了上风,席城脸上慢慢挂满彩。

席母白婉从观众席里走出来,痛心疾首地指着岑欢,恨铁不成钢地大骂,“我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岑欢!是我老了,看走眼了,竟然相信一个坐过牢的女人是被冤枉的,还会觉得你是个懂事听话的好姑娘!我儿子待你这么好,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你让我的老脸往哪里搁,让我们席家的列祖列宗情何以堪!”

席母一席话下来,岑欢连带着坐过牢的过往也被搬了出来,底下席家的亲戚一片的窃窃私语。岑欢动了动嘴巴,想解释什么,但终究什么话也说不上来。

说到底,都是她做的孽,要不是她,席城也不会蒙受这样的屈辱。

白婉一把推开岑欢,走到扭打在一起的傅寒生和席城边上,双目赤红地看着傅寒生:“这种女人我们席家不屑要,你们渣男贱女刚好一对,别再去祸害别人了!”

傅寒生闻言,似乎是得到了自己满意的结果,不再动手,缓缓站起身。

席城听到母亲用“贱女”形容岑欢,忍不住说:“妈——这不是岑欢的错——”

白婉气急,不敢想象自己的儿子竟然被一个贱女人迷成这般德行,不由分说:“你给我起来,大庭广众跟人打在一块很光荣?取消婚约,我们席家不要这种人做媳妇!”

席城着急道:“妈——我爱岑欢,我要跟她——”

“啪——”

白婉一巴掌扇在席城脸上,捂着胸口大声喘气,“你个逆子,你想气死我是不是——”

说还未完,白婉竟是直接呼吸不畅晕了过去。

“妈——”席城连忙抱住白婉。

“伯母——”岑欢也跟着想去搀扶。

婚礼乱作一团,岑欢还没碰到白婉的手,傅寒生已经一把勾住她的肩膀,浅笑道:“这边都是席家的亲戚,你现在过去扶,我敢保证,你还没碰到她的手,就先被推个四面朝天。”

岑欢不动弹了。

傅寒生说得对。这边都是席家的亲戚,她过去帮忙,只是徒增别人对她的厌恶,甚至还会觉得她不安好心。

岑欢目光追着席城,看着他抱着白婉上救护车,咬牙切齿:“看我那么痛苦,你心里一定很高兴吧?”

傅寒生的答案岑欢毫不意外,他看着岑欢胸口的房卡,意有所指地说:“嗯。很高兴。一想到今晚,我更高兴。”

岑欢握紧拳头,想忍,但最终还是没忍住,一个巴掌直接扇在傅寒生脸上:“混蛋!傅寒生,你这个疯子!你到底想怎样!我是瞎了眼,才会喜欢你十年!”

岑华最后一句话出口,傅寒生目光一寸寸冷下来,他用力抬起岑欢的下巴,一字字钉进岑欢的耳朵,“岑欢,你生气也没用。如果我今晚见不到你,如果你还想逃跑,那就要准备好付出一次比一次更惨重的代价。”

“好……傅寒生,你好得很。”

岑欢悲痛至极的时候,竟是轻轻笑了出来,她迎着他的目光,忽然伸出手钻进傅寒生的口袋,一把摸出他的车钥匙,然后猛地蹬掉了她的高跟鞋,光着脚奔出了礼堂。

傅寒生一惊,大概猜到了岑欢要去做什么,连忙追了出去。

已经来不及——

岑欢一身白色婚纱,坐在傅寒生的车里,连安全带也不系,像是不要命一样地加速,笔直地撞向礼堂墙壁。

也许只在一瞬之间——

那车头全部冲进了礼堂,车门被撞得变形,车子四分五裂,岑欢歪歪扭扭地坐在驾驶座里,双腿被鲜血浸湿。砖瓦砸在玻璃窗上,玻璃碎片扎了岑欢一脸的血。

她一身白色的婚纱上,更是沾满了鲜红的血迹,像一片片玫瑰花开在她的裙裾上。

“岑欢——”是谁的呼唤声那样迫切焦急。

岑欢想,反正不会是傅寒生。

她疼得抽搐,却还是努力睁开了眼睛。傅寒生不知道何时跑了过来,用一副似是难以置信似是悲痛害怕的表情看着她。

害怕?

他现在来作什么害怕,怎么,怕她死么?

他不就是这世上最想她死的人了么?

岑欢这般想着,像是解脱了般,冲傅寒生莞尔一笑,眉眼一如五年前的朝气与明媚,“一命偿一命。余静静死在我的车底,我死在你的车里,我们扯平了。傅寒生,我现在真的什么都没了,连命都没了。我求求你,算我求你,我求你放过我吧。”

>>>>点击阅读《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