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机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资讯 >

《余妙音陈今弛》小说主角余妙音陈今弛全文章节免费免费试读

2024-04-03 09:31:15   编辑:学不乖
  • 余妙音陈今弛 余妙音陈今弛

    余妙音陈今弛,一部引人入胜的小说作品,由佚名倾力打造。故事中,余妙音陈今弛经历了一系列曲折离奇的遭遇,展现出勇气、智慧和坚韧的品质。余妙音陈今弛面对着挑战和困难,通过努力与毅力,最终实现了自己的目标。余妙音刚到警所门口,就看到一个背影跟陈今弛很像,骑着自行车掉了个头拐进了警所后面的一个小巷子……余妙音顺利见到了余哲,余哲精神还不错,仔细地与余妙音说了他进镇的路线。余妙音刚到门口,就被李大明叫了回来。“你哥可以走了。”将带领读者进入一个令人难以忘怀的世界。

    佚名 状态:连载中 类型:短篇言情
    立即阅读

《余妙音陈今弛》 小说介绍

现代都市类型的小说大同小异,《余妙音陈今弛》这本书让人眼前一亮,余妙音陈今弛的故事脉络清晰,佚名的文笔潇洒,结构严谨,写的很好,值得推荐。主要讲的是:余妙音一脸莫名,陈今弛这是给她甩脸色?可她什么时候得罪了陈今弛?她的嫁妆存折都被他要债要走了,她都还没生气呢

《余妙音陈今弛》 余妙音陈今弛在线第25章 免费试读

余妙音一脸莫名,陈今弛这是给她甩脸色?可她什么时候得罪了陈今弛?

她的嫁妆存折都被他要债要走了,她都还没生气呢!

还有,她斥巨资请陈今弛照顾(折腾)陈良宵,陈今弛竟然敢当着她的面翘班!

要是谄媚一点,她倒是可以睁只眼闭只眼。

现下,哼,她要扣工资!

旷工,工资全扣!正好省下三块钱可以买肉吃,要是有牛肉就更好了……

三块钱、牛肉……

余妙音的脑子里突然长出了一段记忆。

上次在镇医院的诊室外吃的tຊ牛肉煎包,好像还没付钱。

陈今弛有良心啊,欠了三块钱都没来催债!

这要是换成了谁欠她三块钱,她得天天堵人门上去!陈今弛只是给她甩了脸色,简直好人呐!

余妙音提醒自己可要记得等人搬完东西后还钱。

搬了好几趟才搬完了嫁妆,余妙音招呼大家:“这么晚了,我们就不留你们了,免得家里婶子嫂子担心,等改天得了空请大家明天来家里吃饭,我知道我哥藏了两瓶好酒。”

余哲的兄弟们一听余哲竟然私藏了酒,纷纷表示下次一定。

他们可太惦记余妙音的厨艺。

余妙音兄妹俩将他的好兄弟们送到门口,见一个个都上了自行车走了,独留下陈今弛一个人倚在门口不走。

余哲纳闷:“你怎么还不走?”

陈今弛:“我家都被泼粪了,那地方还能住人?”

余哲想想也是,就依着陈今弛挑剔的性格怎么可能住得下去。“行吧,好兄弟分你一半床。”

余妙音的视线滴溜溜地在二人之间打转,最后坏心眼地在余哲准备去睡觉时提醒他:“哥,男孩子在家里也是要好好保护好自己的。”

余哲:……!!!

他想起来了,上次陈今弛借宿时,摸他的公狗腰了!

害他的腰都粗了几分!都有赘肉了!

“音音,要不,你收留收留哥哥吧?我听说道士要是不干净了,法力会大打折扣的!”

余妙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就是童子尿会失效吗?扯什么法力。

她想也不想地拒绝:“别想!”

“音音,好音音……”

余妙音被余哲缠得没办法,给余哲出了个主意,“今天刚搬回来的床不是空着吗?”

余哲惊愕:“那可是你的嫁妆床!奶奶特意找木匠雕了送子图的!”

“你觉得我跟陈良宵还能有子吗?”

“他一个瑕疵品也配生儿子?!”余哲要不是怕给陈家讹上余妙音的机会,早把陈良宵揍得半死不活了。

“也是,我妹以后嫁人肯定不能再用这个破床,哥哥明天就给你去打新床雕上百子抱福!”

陈今弛也不是很想听到余哲这个哥哥的豪言壮语的,但是说得那么大声,他很难听不到。

就余哲这个穷比,还打新床,也就哄哄他妹妹不知事。

余妙音洗漱好回屋,余哲已经躺在床上打起了呼噜。

她还记得还钱这事儿,从箱底翻出了三块钱。

她将柜子锁好,拿着钱敲响了隔壁的门。

笃笃笃!

陈今弛都快睡着了,被这三声敲门声给震醒了!

“谁?”

余妙音小声地道:“是我,陈二哥。”

陈今弛一骨碌从床上跳起来,头顶猛地撞上床架子,“哎哟——”

疼死他了!

“陈二哥,你怎么了?”

“啊,没事,就撞到了头。”

“那陈二哥你慢点来,我不着急的。”

你不着急,能一等余哲都睡了就摸过来敲门吗?

你可太着急了!

他早听说村里有爬墙的,但是没想到这墙头落到他头上了!余妙音就这么看好他,就这么急着找下家?

他就算是跟陈曼曼协议结婚,但是他也想过要在婚内做出什么。所以,陈今弛在余妙音第二声唤他时,他裹着羽绒服下地了,还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主打一个任何女人都无从下手!

余妙音被北风吹得跺脚,她原以为还个钱能有什么事,穿着一件毛衣就过来了,没想到陈今弛竟然是个磨磨蹭蹭的。

陈今弛鬼鬼祟祟地凑到门口,透过门缝望出去,见到余妙音穿着一身大红毛衣,将姣好的身材都凹显出来。

嘶,那么冷的天,这么下血本!竟然穿着毛衣就来敲门了!

幸亏他稳得住,他的手也没背叛脑子!眼睛也没长手来,要不然这门今天就悬了!

他怼着门缝往外说:“这么晚了,有事吗?”

“给你钱。”余妙音冻得声音都发着颤。

陈今弛倒吸一口凉气,“咳咳咳——”

这是美人楚楚可怜计不管用,就敢用钱砸啊!

不愧是陈家村赫赫有名的小富婆!看上一个男人都这么粗暴有力!

当初陈、余两家订婚时,陈家公中出一百聘礼,余家表示聘礼交给余妙音带回,还会再添上两百的嫁妆!

这事一出,河浦镇都轰动了。全都后悔没早点发现这个金疙瘩,竟然被陈良宵给捡了漏。

陈良宵那个残次品都值两百,他怎么说一次也应该值两百吧?

“你把钱塞进来。”他要亲眼看着自己值两百。

要是给的多一点,他也不是不能考虑放余妙音进来,再委婉地拒绝他。

“这么麻烦?”

陈今弛轻咳一声:“开门风太大,冷。”

余妙音恼得跺脚,敢情就她一个人在外头吹着北风不知道冷?!

她揉了一把小脸,掏出钱来就往门缝里塞。

“一张。”一元的?

陈今弛还没来得及怀疑是不是余妙音塞错了钱了,第二张一元的就飘了进来。

这一元一张,要塞一晚上的钱吗?

第三张进门。

然后,就没了下一张。

“没了?”

“你疯了!三张还不够?”

陈今弛呼吸都加重了,他就值三元?!

三元就想找他做下家,做梦!他死也不会从的!

陈今弛一把打开门,将三元钱往余妙音的怀里丢!“不够!远远不够!”

余妙音被三块钱砸懵了,“陈今弛,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我就欠你三块钱,才几天啊,你就想收我利息?!”

“欠、欠我的?”陈今弛的小委屈停滞蔓延。

余妙音没好气地道:“急救室门口,两个油煎包子想起来了吗?”

陈今弛总算是想起来了。

“看来是想起来了,那你这三块钱还要不要?不要那我以后就不还了?”

“要!”

面子值几个钱,哪有钱好。

所以,他怎么砸出去的钱,要怎么给收回来。

陈今弛上前一步,走到余妙音的跟前,想要伸手到她的怀里捡钱。

高了一个头的陈今弛突然靠近,余妙音感受到了压迫,她忍不住后退一步,陈今弛还当她要揣着钱跑路,抬手就去拉余妙音的胳膊!

余妙音本能就躲,一脚踩空就要跌落到院子里!

就是这时候,陈今弛出手了!

陈今弛一把拉着余妙音的胳膊往怀里一扯,两人重重地倒在了院子里的泥地上。

呼吸纠缠。

两人紧紧地拥在一起。

余妙音颤抖着睫毛,想起了她死后变成孤魂野鬼附在黑伞上时,陈今弛就是这么拥着她的。

那时,她的灵魂都在颤抖!

她好像又想起了那种感觉,灵魂抑制不住地颤着抖着。

她睁开眼睛,撞进了陈今弛的幽深的黑色瞳眸中。

四目相对。

两人慌乱地想要起身就听到了余奶奶的声音。

“阿哲,你们大晚上的还不睡觉,还跟阿弛在玩什么?”

余妙音吓得赶紧缩回了陈今弛的怀里,以求遮挡!要是被她奶发现了,她就是长了一万张嘴都说不清楚了。

余妙音捶了捶陈今弛的胸膛,提醒他开口将他奶给搪塞过去。

“余奶奶,我们闹着玩,这就去睡了。”

余奶奶打了一个哈欠,又暼了一眼才去了茅房。“年轻人精力就是旺盛,大半夜不睡觉还玩……”

听到脚步声走远,余妙音赶紧从陈今弛的怀里跳了起来,冲回了房间。

开门,锁门,一气呵成!

陈今弛听到隔壁房门关了,他才阖上眼,任由自己躺在泥地上。

指尖摩挲了一遍又一遍。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刚刚闻到了小仙女的味道了。

他明知道不应该,还贪婪地闻了好几下。

也难怪余妙音要跑得这么快。

应该是被他吓到了。

等余奶奶从茅房回来,看到陈今弛一人躺在泥地上,“哎哟,你这小子还躺着呢?”

陈今弛缓过神来,忙道:“这就睡了。余奶奶,你也早点睡。”

这一夜,尽是梦。

陈今弛一闭上眼就开始做梦,他的梦里小仙女第一次有了脸,是余妙音的脸。

小仙女跟他说,让他忘了她,她已经结婚了。他们这辈子没可能了,就等下辈子吧……

他惊醒后,再也睡不着。

余妙音是小仙女,可能吗?

陈今弛恍惚记得那一夜。

他架不住好兄弟的劝酒,再加上余哲舍不得嫁妹妹,两人抱头就是一顿喝。

他酒量好但也架不住余哲不要命地喝,他只记得最后是被好兄弟送回房的。

后来发生的那一切,似梦非梦。

他只知道好软好捏好香,美好得让他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

等他再醒来,就见到陈曼曼想爬床,陈曼曼身上那令人作恶的味儿让他一脚就给踹了下去。

他很笃定,陈曼曼不是小仙女,但那会是谁?

若是小仙女是他臆想出来的,这也就罢了。若是真实的,他只想寻到她,给她补偿,或是娶她。他不知道那夜,他有没有做了什么过分的举动。

如果小仙女人是陈妙音……陈今弛有些不敢往下想。

他记得结婚那晚,陈良宵并没喝多少酒,绝对不可能让自己的新娘子跑到了他tຊ的床上……是个男人都不能忍受这种屈辱。

再者,第二天天未亮,余妙音不是就因为陈良宵不举闹了出来了吗。

陈今弛甩开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思绪,只要小仙女真的存在,他就不信找不到她!

他套上衣服出门,一开门竟然听到了隔壁的开门声。

扭头一看,余妙音正穿着章舅妈送的那件桃红色的羽绒服,只是眼底乌青。

余妙音猛地一下关上门。

昨晚那一摔后遗症太大了,一晚上梦里全是陈今弛……

余妙音深呼吸,努力地告诉自己镇定!

等再开门,陈今弛已经走了。

余妙音正吃着早饭,梁婶的儿媳妇来了。

余妙音赶紧将人迎了进门,“知道你喜欢吃鱼,你阿远哥昨天网了条大鱼,妈就让我给你送来。”

将鱼放进了缸里,梁婶的儿媳妇才小声地道:“陈家老爷子不知道怎么了,今早又晕倒了,被家里人送到了医院去了?”

余妙音感谢梁婶儿媳妇来送信:“嫂子,我们家离着村里远,以后要是有什么新鲜事,你多跟我说说。”

梁婶儿媳妇满口答应,她平时就喜欢这些东家长西家短的。但凡是村里的事,鲜少有她不知道的,而且她还有个**妹团。

“哪用以后,现在我就能说。前天你们去镇医院后,陈老三不是请了隔壁的李婶帮忙煲汤吗?你知道后来谁来了吗?陈老三的寡妇小姨子来探病来了,李婶走了后,两人还在一个屋里呆了很久。

稍微一打听就知道陈良宵母子俩都在医院里住着,陈老三的小姨子还往家里来,村里人都猜是冲着陈老三来的,说不定想借种呢。”

余妙音听得目瞪口呆,这不能够吧?

陈家不是动了过继的念头吗?陈父就算是不甘心,那也不能染指自己的寡妇小姨子吧?那陈母能够忍着?

梁婶儿媳妇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余妙音虽然顶着已婚的身份,但是到底还是黄花大闺女。

“要是让妈知道我跟音音妹子你说了这些腌臜事,妈非得撕了我的嘴不可,音音妹子你可要帮我保密啊。”

余妙音一口答应,还将自己做的小腊肠送了两串给梁婶儿媳妇,让她回家晾干了尝尝鲜。

梁婶儿媳妇见余妙音送了她这么许多肉,可见余妙音没恼。她这才松了一口气,表示以后有了什么新鲜事第一时间来跟余妙音分享。

小说《余妙音陈今弛》 余妙音陈今弛在线第25章 试读结束。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