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装机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小说大全言情小说 → 正文

以爱之名,冠以彼姓

西子倾城沉鱼顾倾城婚姻生活

沉鱼顾倾城小说叫做《以爱之名,冠以彼姓》,又名《只手遮天:顾先生,你管我!》,作者:西子倾城,提供沉鱼顾倾城小说免费阅读全文。以爱之名冠以彼姓小说讲述了:曾经顾倾城这个男人只活在传闻里,他是这座城市的王者,是她同学的小叔,沉鱼从未想过他们之间会有交集,可是一场交易,她成了她的妻子,她知道她的丈夫爱的另有爱人,她也知道在顾倾城眼中,她就是一个可以为了利益出卖自己的拜金女,可是沉鱼不知道,爱上顾倾城是...

144次点击更新:2017-12-07 10:12:19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stihnrl4dxqccly8_0.jpg

    沉鱼顾倾城小说叫做《以爱之名,冠以彼姓》,又名《只手遮天:顾先生,你管我!》,作者:西子倾城,提供沉鱼顾倾城小说免费阅读全文。以爱之名冠以彼姓小说讲述了:曾经顾倾城这个男人只活在传闻里,他是这座城市的王者,是她同学的小叔,沉鱼从未想过他们之间会有交集,可是一场交易,她成了她的妻子,她知道她的丈夫爱的另有爱人,她也知道在顾倾城眼中,她就是一个可以为了利益出卖自己的拜金女,可是沉鱼不知道,爱上顾倾城是一件会痛到绝望的事情!

        深夜,暖黄的灯光笼罩着床上的男女。

      “别,我……不太舒服……”

      沉鱼的小手挡在男人的胸前,喃喃的抗拒却换来刺啦两声,薄如蝉翼的睡衣瞬间被撕成了两半。

      挣扎到最后还是妥协了,挺尸一般,任由男人在身上不停的驰骋。

      男人呼出的气息带着淡淡的酒香,动作丝毫不知轻重,仿佛身下的女人只是一个供他泄yù的玩偶一般。

      直到激情退却,男人一个翻身,便与她拉开了距离,关灯,躺下,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等男人睡熟之后,沉鱼摸黑从抽屉里拿出了一盒避孕药,倒出一颗放进了嘴里,没有水就这么生吞进了肚子,口腔里残留着的药味儿让她……有些恶心。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男人已从衣帽间走了出来。

      “这周末,我妈生日。”沉鱼半坐起身,扯着被子挡在胸前。

      “我以为这些事儿,不用我教你如何回绝。”男人身姿笔挺,声音却没有一丝温度。

      脚步未顿,径自离开了卧室。颀长的身形是个标准的衣架子,有别于昨晚的禽shòu气息,穿上衣服的他俨然已经变成了一位绅士。

      沉鱼轻叹口气,一脸的无奈。她是他的妻子,是顾家的三少奶奶。

      只是,床是她爬上去的,婚是她要求结的,她知道他不喜欢自己,可是面对这场非结不可的婚姻……她哪里有说不的权利!

      沉母生日这天,沉鱼一个人回去的。

      沉母拽着小女儿,语气低婉:“就这一次了,最后一次,难道你想看着南阳破产?”

      沉鱼在心里苦笑,养母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希望她能给顾倾城吹吹枕边风,让他再做回‘善人’。

      只是,他们未免太过高估她在顾家的地位了。

      回到顾家的时候,沉鱼刚好撞见一位气质脱俗的少妇从左手边的那栋别墅里跑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两个佣人,不停地喊着:“三少奶奶,快帮忙拦住二少奶奶!”

      这还是沉鱼第一次见她,因为,传言这位二少奶奶已经疯了好些年了,平日里更是足不出户。

      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拦,结果却被对方给猛地推开,直接朝游泳池的方向跑去。

      沉鱼被推的往旁边踉跄了几步,站稳后立刻追了上去,成功地在游泳池边将她给拦了下来,结果还是一个大意,一拉一扯间,双双落入了游泳池里。

      游泳池里的水并不深,可是对于不懂水性的沉鱼来说,那简直就是噩梦,好在扑腾了两下,呛了两口水便浮出了水面。

      就在她慌张地四下去看的时候,发现一个高大的人影突然跳了下来,将池中乱扑腾的李晓给捞了起来,半抱着上了岸。

      李晓浑身湿-透,露出了凹凸有致的曲线,在男人的怀里挣扎着,一副受惊的小鹿般不停地嘶喊着。

      “不要……不要碰我……”那眼神带着一丝惊恐。

      “不怕,不怕啊,我不会伤害你的。”

      男人不顾形象地将女人抱在怀里,柔声哄着。

      沉鱼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顾倾城,应该说从来没有见过说话和表情都这么温柔的顾倾城。

      他就这么当着众人的面将李晓给拦腰抱了起来,直接送了回去。

      其实,在没进顾家之前,她便听到了很多传言。

      直到今天亲眼见到,她才相信,原来这个男人不是不懂爱,只是他的爱已经给了那个被他称呼为二嫂的女人。

      沉鱼上了岸,佣人眼疾手快地拿了浴巾披在了她的身上。她发现,这些人看她的眼神都带着抹同情。

      自己的老公竟然把她当作了空气,将别的女人救上了岸,小心翼翼地呵护在怀里,这一幕是多么的讽刺!

      不过,她并不在意!

      他们的婚姻原本就只是银货两讫,各取所需,不存在情和爱。他有生理需求,而她——则需要顾家的财力来帮助南阳科技度过难关。

      沉鱼回卧室洗了个澡,擦干头发出来的时候就听到楼下传来阵阵的争吵声。

      “你现在都已经结婚了!你的行为就不能稍微地收敛一些?再怎么说,她现在也是你二嫂,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道德沦丧,知不知道避讳两个字怎么写?”

      顾家老爷子虽然已经八十三岁高龄了,声音却依旧中气十足的,堪称老当益壮。

      沉鱼并不是一个喜欢听墙脚的人,可是关于顾家的一切,她真的很想知道。

      不过让她惊讶的是,顾倾城并没有解释什么,摔门而出就是他对这件事的态度。

      晚上,顾倾城回来了,这倒出乎了沉鱼的预料。

      “我还以为,你又得消失个几天了。”

      沉鱼坐在沙发上,身穿一件黑色丝质吊带睡裙,白皙的长腿交叉相叠着,右手托着左胳膊肘,左手举着一杯红酒,姿态慵懒,出口的话玩笑味儿十足。

      顾倾城没理会她,径自去了浴室。

      再次出来的时候,沉鱼主动上前,拿过男人手里的毛巾,替他擦着头发。

      “我爸的公司出了一些小问题,顾总可否帮个忙?”

      酝酿了好久,沉鱼才深呼吸了一口气,佯装轻松地说道。

      顾倾城微微合着眼眸,像是没听见似的。

      “六百万,对顾总来说,应该不算什么。”

      沉鱼的指腹隔着毛巾轻轻地擦着男人的头发,语气尽量保持着平稳沉着。

      “六百万?沉小姐这次又打算卖多久啊?”

      顾倾城仍然闭着眼睛,表情做享受状,可是声音却带着一丝讥讽。

      “顾总,我可以在借据上签字,利息你定,两年为期。”

      沉鱼抓着毛巾的手,越攥越紧,长久的沉默过后,表情又恢复了一惯的镇定。

      “据我所知,南阳科技这次的漏洞有些大,六百万,你确定能填满?跟我借钱?你确定最后能还得上?”

      顾倾城却一把扯下女人手上的毛巾,然后陡然转身与跪在床上的女人对视,尾音上挑着。

      沉鱼被问得无言以对,公司的事儿她从来都不会过问,自然不太清楚公司的问题到底有多严重。

      “我是个商人,亏本的生意我可不做。不如这样,协议期增加一年,这种事儿,对沉小姐来说,反正也只是张张腿的事儿。”

      顾倾城拽住女人的手腕轻轻往自己身前一扯,随即将她压在了身后的大床上。

      “你无耻!”

      沉鱼觉得羞愤难忍,抬手就要朝男人打去,却反而被对方给扣住了手腕,狠狠地压在了脑袋的一侧。  

    言情小说排行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