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装机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小说大全总裁小说 → 正文

总裁BOSS的新宠

顾熹微王晓晓林丹妮

总裁BOSS的新宠小说介绍作者:顾熹微,小说名:《总裁BOSS的新宠》,主要人物有王晓晓,林丹妮,小说讲述:城市的地铁,在清晨肯定是一道很亮丽的风景,扎堆的人群峰拥而至,远远望去就像一个马蜂窝,尽看到黑压压的一片,王晓晓便是这人堆中的主角,一大清早原以为有个美好的开始,没想到总裁BOSS的新宠精彩试读第一章女人二八城市的地铁,在清晨肯定是一道很亮丽的风景,扎堆的人群峰拥而至,远远望去就像一个马蜂窝,...

241次点击更新:2017-12-30 16:44:38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总裁BOSS的新宠小说介绍

作者:顾熹微,小说名:《总裁BOSS的新宠》,主要人物有王晓晓,林丹妮,小说讲述:城市的地铁,在清晨肯定是一道很亮丽的风景,扎堆的人群峰拥而至,远远望去就像一个马蜂窝,尽看到黑压压的一片,王晓晓便是这人堆中的主角,一大清早原以为有个美好的开始,没想到

总裁BOSS的新宠精彩试读

第一章女人二八

城市的地铁,在清晨肯定是一道很亮丽的风景,扎堆的人群峰拥而至,远远望去就像一个马蜂窝,尽看到黑压压的一片,在站台上翘首等候着,熙熙攘攘。那一刻,比某个追星族还热闹,仗式也够壮观。

“你推我干什么?有病!”白色连衣裙不爽地一声尖叫。

“不是我要推你,是别人推了我?看你长得也不那么难看,说起话来怎么那么难听?”

“难听你就别推我呀?连一句抱歉的话都不会说,真没有素质。”白色连衣裙气焰高涨,趾高气扬地就要过来撕扯。

“不理你!你还来劲了,是不是?”

白色连衣裙手停在半空,又百转千回地讪然放下,叉腰将对方上下打量一番。

土拉巴机的乡下妹子,呵呵,居然还穿着格子衬衣配蓝色裤子上班,真是典型的土包子进城――土得掉渣了,关键是她居然还穿着一双粉红色的懒人大头拖鞋,一个个的小孔向人民展示着这是个打普工的乡下妹。

白色连衣裙鄙视地看了看乡下妹“啧啧……,真够土得了,刚干完农活来的吧?”

乡下妹被激怒了,干笑了两声,然后用同样的鄙夷加不屑的眼神从上到下打量了白色连衣裙一眼“我看你是内分泌失调吧?你就是一标准的灭绝师太,灭绝师太你知道是什么吗?就是没有男人要的老孤女,就是你这号的。”

“你!”白色连衣裙气得不行,两只眼睛瞪得吓人。

“我说灭绝师太,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还是呆在道观里好了,别出来吓人。”还没等白色连衣裙反应过来,乡下妹潇洒地一转身,眼尖地看到熟悉的地铁到站了,一留烟跑了。

等等,叫她什么?灭绝师太?灭绝师太是什么?电视上有播的,就是一辈子没有男人要的,嫁不出去的老处女?什么?嫌弃她是三十挂零的老处女,老处女怎么啦,不就是没有找到男人的女人,没有男人怎么啦,没有男人就活该被人瞧不起吗?要说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可多了去了,关键是自己看不看得上。

“喂!这不是王晓晓吗?”正欲肉博一番上地铁的王晓晓在听到一声刺耳的声音后,回头扯出一个勉强的微笑来,笑得有多假就有多假“梁阿姨啊!这么巧?你也这么早?”

“是啊!这一阵子忙死我了,正在搞一交友派对,报名的人可多了,我跟你说啊!晓晓,今天无论如何得抽个时间来我们那一趟,我给你留了几个极品!”梁阿姨一脸得意的笑,凑前神神秘秘地说。

“那行吧!先谢谢您了!”相亲……。派对……极品男人……。王晓晓郁闷死了。

她不稀罕男人,但是一个快过三十的女人,特别是一个正常的,有着生理需要的女人,也在某个让人伤感的夜晚,也好想要一个可以倚靠的肩膀,也好希望有一个男人能终生不离不弃地呆在自己身边,该多好!

她委屈,她心烦意乱,现实就是现实,还得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让别人看到自己活得还是有点自信的,尽管三十了还未嫁,但那点可怜的自尊还得像开张的门面,自己拼命撑起来,至于个中的酸甜苦辣只有留着自个慢慢品尝。工作六年了,还是一房地产公司的小小文员,一名不值,而且还光荣地沦落到剩女的队伍,其实沦落到剩女一族也没啥,就是一辈子不嫁又怎么地了嘛?还不是照样一年活三百六十五天,这些都不算啥,关键是急死了家里的老母亲,闺女三十未嫁,成了老母亲头号心病,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虽说这么说也不恰当,她是自个的妈耶!她不操心谁操心呢!这不!在慈母的威逼利诱加上亲朋好友的劝说下,到梁阿姨的婚姻介绍所挂号来了,还一举成了人家的会员,华丽地转身为一相亲达人。

达人就达人吧!王晓晓琢磨着,反正又不损失点什么?王晓晓还是王晓晓,说不定,缘份到了,还真能钓到一个才貌双全的金龟婿也未必,有些事太难讲了。但这事却被自己的一号闺蜜林丹妮给笑得恬不知耻。她说她牙笑掉了,喊王晓晓去给她补牙。可王晓晓却一点不觉得好笑,不就是三十岁还没嫁吗?话说曾经沧海还难为水呢,何况我就一俗人,至少每天活蹦乱跳地活在阳光下――多美呀!这样一想,王晓晓又不觉得自己不快活了

用林丹妮的话说,王晓晓你准是林妹妹传世,就在前世被贾宝玉勾走了所有的魂魄,才会落得今天这种没人要的下场,你等着在你将来老死了之后,你的后人给你立贞节牌坊吧!王晓晓还宁愿是那明媒正娶的薛宝钗,至少人家薛宝钗还过了几天贾家大少奶奶的瘾,而可怜的黛玉只能气得吐血而亡。

这不!想谁来谁,刚摆脱掉一个梁阿姨,林丹妮的电话不识识务地在这时候响了。

“喂,你好啊!哪位呀”王晓晓装作不认识。

“装,接着装,又什么好装的啊?你信不信你就是剥了皮,只剩下瓤我都认得你!”电话那头一俏皮女音大呼小叫,震得王晓晓耳朵生疼。

“我说林丹妮啊,这么早,你乍什么尸啊!我这里没空理你!哪儿孩子不打你,你上哪边呆着去!”王晓晓没好气地说道,她一只手抱着包在胸前,一只手抓着扶手在人群中正东倒西歪呢?手机被她夹在肩膀和脖颈之间,很不舒服。

“呵呵,一大早谁踩你尾巴了呀?温柔点妹妹,小心嫁不出去!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提醒你!”林丹妮在电话那头哧哧地笑……

“一大早可没人陪你闲扯,快点,有事说事,没事拜拜!”王晓晓听着一接电话就夸张地笑个不停的女人的声音,有点恼怒了。

“呵呵呵……。只是很好奇你的相亲大举进行得怎么样了?”林丹妮笑得有点像母鸡刚下了个蛋似的,这让刚刚被乡下妹耻笑成灭绝师太的王晓晓听起来格外地刺耳。

“喂,我说女人,你是狗撵耗子――多管闲事,太平洋上的警察―――管得宽,我什么时候要去相亲了,我那只是挂个号,挂号你知道吗?就好比说到医院里看病登个记你知道不,至于看不看病,两码事。”王晓晓扯着嗓子说道,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这几年王晓晓已经明显觉察出自己多少有点不太年轻了,有些时候还得装那么一点矜持,有些话有些表情做出来不能让人觉得幼稚可笑,不然那是最悲哀的。这是一个年近三十仍待字闺中的女人应该懂得的。即使是这样,人生有些东西还是失去了自信,比如说爱情。

“好了好了,我也只是关心你嘛,别狗咬吕洞滨――不识好人心啦,有机会还是要把握机会找个好男人嫁了,剩女这个职业不好做哦!”

电话这头突然陷入了一阵沉默,半响之后,王晓晓笑骂道:“你是站这儿说话不腰疼哦,你如今是有热被窝暖和的人了,俺跟你是没得比哦!好了好了,上你的班去吧,瞧把你的心操的,都碎了,其实嫁不嫁有什么所谓,该吃的吃该喝的喝,一点不耽误,你管好你自个就阿弥陀佛了。”然后很自然地不等林丹妮争辩就把电话给挂了。

淡定,一定要保持一种淡定的心态,无论什么事即使是装也要装作没往心里去,这大概就是做为剩女唯一能自欺欺人的一种方式了,该放声大哭的,往往只能改为小声抽泣。试想一下,有谁不想有一个坚实的肩膀靠一下,有谁不渴望有个男人会跟自己说“别怕,天塌下来我顶着。”

城市的中心有幢大厦,大厦的第十层就是王晓晓上班的地方,一间二百多坪米的办公室,格子间里挤满了无数个俊男靓女,王晓晓记得当初刚大学毕业,正赶上经济危机,下岗失业的人扎堆,加上自己没有实践经验,难以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她选择了现在这个公司,一干就是六年,六年是个什么概念啊?六年的时光足可以把一个漂亮的小淑女变成如今的老剩女。

林丹妮经常指着她的眼睛窝糟踏她说,你丫就没一点志气,是个萝卜还知道挪个坑,你就死守台儿庄吧你!花了整整六年的青春时光守在这间破房地产公司,还只是个小小的文员,每月拿着那么一点刚够自己零花的工资,什么时候才能脱贫致富啊?当年不知道是谁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你的雄心壮志到哪儿去了?

每到这个时候,王晓晓就只会咧开嘴干笑一下,然后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抛出一句:“都想当将军,士兵谁来当!”

是的,理想是个什么东西,活着就是为了有一天死去吗?王晓晓不明白,也不需要明白。

站在公司门口,王晓晓就产生一种厌恶心理,就是当年刘胡兰赴刑场也没这么困难吧,王晓晓想,是骡子是马都得拉出来溜溜。

“早上好!”设计顾诚从格子间伸出头来和她打招呼,尽管认识这个有点愣头愣脑的小男人三年了,王晓晓还是有些不习惯他的那种声音,让王晓晓的心颤抖了一下:“哦对了,王晓晓,周总刚找过你,说让你来了,到他办公室去一趟。”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哦!”客气的话语,浅浅的微笑,傻傻的酒窝,齐眉的刘海,顺直的马尾,顾诚觉得这是王晓晓的固有的特征,这个女人,尽管三十岁了,却还能像小妹仔那样,给人一种纯纯的感觉,当然除了有点神经质似的脾气之外,其他都够得上现在都市职业女性的标准了。所谓的积美丽与智慧为一身的女子也不过如此吧!

“王晓晓!”顾诚的声音再度响起。

“又有什么事?”鸡皮疙瘩起了一身的王晓晓从一堆文件里抬起头来,有些不舒服地问道。

“听说……你到婚姻介绍所参加了一个相亲派对耶……”顾诚神经兮兮地凑上前来,声音压低有些诡异起来,有点像动画片里面的那个唐老鸭,扯着一个公鸭嗓子,并且是上了年纪的那一种公鸭子,在不断地干叫。

““喂!你大声些不行吗?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嘛!”王晓晓不忍心让自己的耳朵受折磨,好心地提醒道。

“这种事情能大声说吗?你不怕笑?”

“有啥不能说的?是杀人了还是放火了?”王晓晓不乐意了,自己好歹也是一正人君子,啥时候沦落到说悄悄话的地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在荼毒青少年呢?这个黑锅我可不想背。

“王晓晓,听说你去婚姻介绍所登记相亲了?!”声音像是被人动了按钮,一下子提高了八倍。

一时间二百多坪的格子间鸦雀无声,只剩下一副副惊愕的表情,重叠起伏。

好吧,王晓晓终于明白这事还真不能够大声说,登不了大雅之堂。

还得装傻地笑着看着周围那些快要掉出眼珠子的人群,那一刻她只差有个地洞钻进去算了。

所有的小说中不外乎是些英雄救美,唯美且浪漫的情节,王晓晓不期待那样的镜头出现,因为王晓晓觉得自己压根就不是那个什么白雪公主,当然也够不上是灰姑娘。

正准备挽回一点自身形象,盘算着是东河狮吼还是沉默着让事情过去?反正脸是被丢到蛤蟆国里去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只见一个威严的身影出现了。

“没事做啊,都愣在这里干什么?赶快开工了!”醇厚的男中音很是悦耳,但却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

一旁的罪魁祸首顾诚老鼠似的溜走了。

“王晓晓,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房展的一个文稿需要改动。”男人的声音依然是那种干净利落型的。她不禁惊叹起来,做老总的是不是都这个味。

他是谁?千万别问这个无聊的问题,王晓晓在进入他的办公室之间还不忘理理衣襟,末了,还不忘捋一下头发。

意思一下敲一下门,然后轻手轻脚地推开门,再带上。

“周总找我?”她带着一股淡淡的娇羞,低头故作镇定,他是她的老板,如果说六年前是因为没有工作经验选择在这里工作,那么第二年或者第五年留下来的原因里,最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一个近乎完美的男人。

其实每个女人心里都住着一个最完美的情人,他必须要有一个英俊潇洒的外表,有风流倜傥的个性,还加上风度翩翩的绅士风度,最好再加上鼓鼓的钱夹子,要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跟钱过不去。这种男人要是能做得到在外面能让所有的女人顶顶膜拜,在家里他所有的情话都只和你说,他只关注你一个人,他的眼里只有你,你咳嗽一声他都知道你感冒了,就连一句早上好也能说得你心潮澎湃,百转千回就更好了。

他好驾驭而却不屈服,他多银子而又不花心。

在王晓晓的心目中,周总就是这样的男人,唯一让人遗憾的是在遇到她之前,周总早已“名草有花”了,并且这些年丝毫没有离婚的迹象,为此王晓晓不知道在背后懊恼了多少次,但终究是无计可施,无可奈何,可转念又一想,咱不能诅咒别人,那样是不道德的。

“你真的要去相亲啊?”周冬良带着淡淡的笑,嘴角微翘,看似那么不经意地问道,这个男人,总是那样漫不经心。

“啊?!你怎么知道的?”王晓晓有点反正不过来。

“小顾说的呀!我刚好听到。”周冬良说道,一边整理手边的资料,好像是跟人随口扯起白菜多少钱一斤一样。

“哦……别听小顾胡说,他的话能信,敢情明儿就要过年了!”王晓晓尴尬极了,干笑几声冷汗快冒出来了。

“不过相亲也是件好事,也许真能找到一个对眼的人呢,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找个人嫁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没什么!”仍然是那种轻描淡写。

“呃……是……是”人生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一个自己暗恋了多年的男人,催自己出嫁,王晓晓结巴得有点语无伦次。

“算了,言归正转,周六的样板房展各方面都准备好了,客户今天忽然提出了修改方案,其实也不用太麻烦,只需要在有些细节上修改一下就是了。你把这个资料拿下去修改一下就可以了。”周冬良挂着一沉不变的温柔说道。

“好的,我这就去改,改好了再给你送来。”

总裁小说排行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