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机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凡花蚀锦
《凡花蚀锦》完结版精彩阅读 阮祺萱敷宗槿小说在线阅读

凡花蚀锦许晏君

主角:阮祺萱敷宗槿
《凡花蚀锦》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作者是许晏君,主角叫阮祺萱敷宗槿,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丧母,流浪,复仇。阮祺萱的童年经历,注定了她不会是凡尘中碌碌无为之辈。拜师,寻亲,入宫。恩人不代表观念相同,血亲不表示一脉相承。遇险,遭叛,濒死。究竟世间谁人可信,谁人可靠?过尽千帆,她是会浴火重生,还是看破凡尘,常伴青灯。...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19-11-22 17:59:42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第二天一早,谢氏就收到了谢家的回信。谢裘在信中热情地欢迎她们到来,谢氏心里十分感激父亲与娘家人的支持。她简直是迫不及待地去告诉应齐这件事。

“既然尚书大人休沐在家,夫人,你现在就带着珙儿去一趟吧!不用急着回来,大可以先住上几天。此行主要让珙儿散散心,平复一下情绪。”应齐殷切地向谢氏交代起来。

“是,老爷,”谢氏和顺地回道,转念一想,又觉得有些不妥。“老爷,要不要让萱儿也陪着珙儿去呢?珙儿是十分相信与依赖这个姐姐的……”

应齐蹙眉仔细想了一下,“也好,萱儿为人通透,说不定能有所帮助。让她也一起去吧!人多好办事。”

谢氏点头,转身退了出去。她现在要准备好一切行李物件,等一下就马上出发。

黄妈妈匆匆赶到倚梦居去通知阮祺萱,阮祺萱知道后,也十分乐意,马上就开始收拾起行李。黄妈妈见她一点都不怠慢,心里暖暖地,为应珙有个这样关怀她的姐姐而感动。

自从上次谢氏与应齐在书房中争吵过以后,谢氏对阮祺萱的态度一下子来了个大转变。再也没有对阮祺萱表现出来自嫉妒的不满,反而尽心尽力地照顾她,做好自己姨娘的本分。阮祺萱见她不再找麻烦,也对她渐渐客气了起来。

不久,谢氏带着黄妈妈与应珙、阮祺萱三人一同聚集在应家大厅内。对外阮祺萱的身份依然是应府的婢女,此行仍然跟在应珙身边服侍。

自从懂事开始,应珙是第一次到外公家去,心里有些小小的兴奋。听说外公家的几个表姐妹表兄弟都是很好相处的,自己从小没有跟他们来往过,真想好好玩上几天。她这样想着,暂时放下了储秀宫给她留下的阴影。

对于此行的真正目的,谢氏与阮祺萱都没有向应珙说明,她们只对她说带她去外公家玩几天。这样说可能才可以让应珙放下戒备。

看着应珙上了马车以后,谢氏故意等了一下阮祺萱。“萱儿,这次又要委屈你暂时充当一下奴婢了。你会不会觉得,姨娘太过不通人情?”

阮祺萱没有料到她会这样说,于是便压低声音道:“怎么会呢,姨娘。萱儿本就不在乎这些名分的。只要是对珙儿好,萱儿都能接受。”

谢氏这才放宽心,点了点头,由黄妈妈搀着上了马车。

马车一路平稳地向西南方向去了。约莫过了一个时辰,应家的马车到达了地理位置优越的谢家府邸。

谢府坐落于浯河河畔,有着得天独厚的季节景观。谢家自开国功臣谢晋将军时开始兴旺,经过几代人的苦心经营和几代以来的财富积攒,现在已经是玄郊城内,乃至整个孟康的名门望族。谢家人才辈出,不仅仅有开国功臣,几十年前还曾出过一位精通园林设计的天才——谢睦。此人曾经是皇室的御用园林景观设计师,在为皇室设计之余,还为谢家精心布置了一番。因此谢府中的院落精致巧妙,为谢家人迎来了许多慕名的文人雅客,大大拓宽了谢家的人脉圈子。

由于谢家对国家做出过许多贡献,百姓对谢家都有一种油然而生的崇敬。受过谢家布施的人还对谢家感恩戴德,认为其是实至名归的世家贵族。然而近几年谢家风头最盛的却不是户部尚书谢裘,也不是年纪轻轻就断案如神的大理寺卿谢轶,而是谢裘的孙女,谢轶的胞妹,那位自出生以来,就好像有神灵庇佑福泽一生,太后亲封的首位异姓郡主温硕郡主——谢雪臣。

谢雪臣有两个哥哥,一个是大理寺卿谢轶,一个是诗词才子谢轲,他们三人的母亲是靖安太后的表妹。谢雪臣出生不久,当时还是德妃的靖安太后传召他们的母亲入宫,谢雪臣任谁抱着都哭个不停,只有到了靖安太后手里才笑眯眯的。于是太后觉得这个孩子很机灵,便对她很是宠爱。隔上十天半个月就召她入宫陪着说话,甚至在谢雪臣年仅九岁时,就被靖安太后开玉口亲自认作了义女,封了温硕郡主。

谢雪臣年龄比应珙略大,自成为郡主后风头一时无两。时至今日,靖安太后对谢雪臣的宠爱有增无减,加上谢雪臣本人相貌娇俏,个性机敏灵动,识大体,巧辩言,又热心助人,自然而然地成为了玄郊城内其他贵族女子的艳羡对象。

对于谢雪臣受靖安太后宠爱多年一事,阮祺萱却觉得不合常理。谢雪臣只是太后表妹的女儿,又不是非常亲近的关系,为何会给她如此高的荣耀?更何况,那是一个贵为一朝太后的女人,膝下那么多皇子皇孙,需要对一个只是自己抱着就笑的孩子如此上心么?怕是有什么内情罢。

应家的马车刚刚到达,谢家里面便涌出了几个小厮和丫头。一些帮着停稳马车,一些帮着抬行李。阮祺萱率先跳下了马车,随后才将马车上的谢氏和应珙扶下来。

几个人站稳脚之后,一个年轻的美婢就迎了上来,深深鞠了一躬,她的声音很温柔很动听:“奴婢见过应夫人、应小姐。尚书大人和几位小姐、公子已经在府里等候,请几位随奴婢而来。”

她说着就摆出了一个“请”的手势,低头恰到好处地微笑,并未对来府的客人表现出过于夸张的好奇。

谢氏微笑着听她说完,抬头看了看上方苍劲有力的谢府牌匾,许多往事涌上心头。她按了按胸口,想要压抑住内心的激动。确定马车上的行李有人接过后,她拉着应珙欢笑着走进了谢府。

从大门走到大厅的这段路上,谢氏不断环顾着周围的厅室、草木。一切都与她出嫁前并无两样。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回来过了啊!这些年,教育应珙、打理家务已经让她忙得团团转,根本没有时间省亲。即便她有这个时间,一个外嫁女怎么可以经常回到娘家来呢。虽然时常会在大街上与家人碰面,虽然逢年过节也会相互送礼,但是这个谢府,她真的许久未回了。

谢氏与应珙四人远远就望见了正站在大厅门前等候的谢裘与谢轶、谢雪臣。谢裘望着自己最为疼爱的小女儿一步步朝自己走来,激动得老泪纵横。

谢氏一行人走到谢裘面前,谢氏深深地朝谢裘行了一个礼。父女两感动得泣不成声。谢雪臣深知祖父思念姑姑多年,一时情难自已,便不像平时那样吱吱喳喳多说话,只是将两人与应珙一同请到厅内就坐。

“父亲,您的白发又多了……”谢氏拭着泪,哽咽着说道。

谢裘高兴得又哭又笑。他已经将近古稀了,人老了就常常感到寂寞,又时常见不到自己的小女儿,心生哀愁,怎会不生白发呢?“傻薇儿,父亲已经老了,怎么会不生白发呢?”

应珙没有对外公谢裘的记忆,如今看母亲与外公的相聚场面,一时有点尴尬。谢雪臣猜到了几分,便亲热地拉过应珙的手臂,笑眯眯地向她介绍自己道:“你就是应珙表妹吧?你长得真漂亮!我叫谢雪臣,是你的表姐。”

应珙腼腆地看了她一眼,羞涩地低声说道:“表姐。”

谢雪臣格外的高兴,见她一副羞答答的样子,也没有太在意,自己开心地笑着。

这边的动静引起了正在叙旧的谢裘与谢薇的注意。谢裘一下子反应过来还没有给谢薇介绍几个孙儿,便把谢轲与谢雪臣招了过来。他先是指着谢轲道:“薇儿,这是你大哥的二子谢轲。”又指着笑眯眯的谢雪臣道:“这是你大哥的**雪臣。你二哥出去谈生意了,今晚就会回来。”

谢裘似乎还不满意,看了周围几眼,像是在找什么人。他对谢轲道:“轲儿,雪艺与辕儿呢?”

谢轲听到祖父的问话后,了然地笑了,答道:“想必是又在哪个小池塘里捉虾去了吧!祖父你别急,轲儿去把他们找过来!”

他这句话逗笑了在场的人。看着众人都掩面而笑,他礼貌地作了下揖,微笑着昂首阔步去找那两姐弟去了。

谢裘和谢薇还正在热烈地谈论着,谢雪臣却笑着打断道:“祖父,姑姑坐了这么久的马车,您也不知道让她先歇息一下!姑姑还会在这里住上几日呢,先让她养足精神你们再聊也不迟啊!”

谢裘被她这么一说,随即也不好意思起来。是他看到女儿太过激动,才失了分寸。他赶紧吩咐人带谢薇去厢房休息,自己则仍在原地高兴地笑着。

谢雪臣很热心地带着谢薇和应珙来到了厢房,又主动提出给应珙送些她自己制作的香粉。不仅如此,她还走来走去地查看下人们是否有将厢房清理布置好,连被褥的厚度她都细细检查了一番。认真地查验了许久,她才肯乖乖离去。

谢薇看她盈盈而去,笑着走到应珙身旁道:“珙儿,你看。表姐对你多么好啊,这几天就多点跟表姐说说话,她是很乐意的!”

应珙微笑着点头。其实慢慢地,她已经猜到了几分此行的目的。母亲多年不回谢家,偏偏在她心情不舒畅的时候才回来,而且还带着她。她是个敏感的孩子,这一点原因她多多少少能够猜得到。

阮祺萱望着谢雪臣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起来。这个郡主果然是很讨喜的,人长得好看不说,性格活泼,懂得照顾人的情绪,对人又热心。而且谢薇她们进门这么久,谢雪臣也从来没有拿自己郡主的身份炫耀过。看她刚刚在大厅中的举动,便可以知道她在家中挺有地位的,可这却并非因为郡主的身份。这样聪慧的女子,真的对太后施予她的恩宠丝毫不怀疑吗?

谢薇与应珙经过午间的休息后,两人的精神好到了极点。也许是谢家的空气特别清新,应珙的心情也愉悦了起来。谢薇见她心情不错,于是提议带她到谢家的园林那边走走。

母女俩正说得高兴,谢雪臣适时地来了。听到谢薇说到谢家园林,谢雪臣便自告奋勇带她们过去。

“姑姑啊,这几年你没有回来过,家里添了好多新品种的花草呢!沁雅苑也翻修过,只不过雪臣总觉得没有以前好看。”谢雪臣一路高兴地说个不停,惹得谢薇和应珙的话也开始多起来。

阮祺萱微笑地跟在身后,来到谢府不过几个时辰,但这里的气息好像特别能令人愉悦。也许是谢府年轻人多,到处都是活力。谢雪臣热情活泼,谢轲儒雅幽默,认识了他们,阮祺萱看得出来,应珙心情不再那么郁结了。

几个人欢笑攀谈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水榭那边。谢轲正帮着堂妹谢雪艺和堂弟谢辕捞着小鱼,见到谢雪臣领着谢薇和应珙往这边来,立马站起身来遥遥地就挥手兴奋喊道:“姑姑!两位妹妹!你们过来这边吧!”

不一会,谢雪臣和谢薇母女来到了谢轲跟前。谢雪臣见那两姐弟都在,就先向姑姑介绍道:“姑姑,这位是二叔的长女,名叫雪艺,今年已经十二了。这个是二叔的幼子,名叫谢辕,今年九岁。”

谢雪艺和谢辕见到了小姑姑,赶紧放下手中的渔网,凑到谢薇跟前甜甜地叫了声:“姑姑好。”

谢薇高兴得眉开眼笑,她摸着谢雪艺和谢辕的头道:“姑姑好久不见你们,现在都长得这样乖巧了,真是可爱的孩子!”

谢雪艺和谢辕听后都傻呵呵地笑着。谢雪臣向谢轲打趣道:“二哥又来跟雪艺和辕儿抢小鱼啦?”

谢轲装作很无辜的样子:“妹妹你是冤枉我了!是雪艺自己手不够长,捞不着,我才帮她的!”

谢雪艺淘气地吐了吐舌头,扑到谢雪臣身上撒娇道:“姐姐,是二哥抢了我们的渔网呢!”

谢轲看她恶人先告状,便上去想要捏她的脸。谢雪艺一看不对劲,赶紧撒腿就跑。

谢辕看姐姐跑了,觉得好玩也跟着一起跑。一时间,水榭这边乱成一团。应珙和谢薇看着他们追来赶去,不由得被逗得捧腹大笑起来。

谢雪臣很是满意地看着谢轲追着两个弟妹跑,又不着痕迹地看了看应珙。早在今早应珙刚刚出现在她眼前的时候,她就察觉到应珙眉间似有愁郁。她并不知道应珙是因为即将入宫而发愁,只是以为她初到谢家,可能有点怯生。于是她偷偷煽动谢轲多做些幽默搞怪的举动,想要逗笑应珙,让她放松。

阮祺萱一直在他们身后站着,她的角度刚好看见了谢雪臣的目光所至。她突然有点明白过来了。这一出想必是谢雪臣故意引他们来看到的,但她并不是另有所图,而是出于完全的善意。灵动敏锐的谢雪臣恐怕早已看出应珙心中的不快,于是看似偶然地献上这一幕幕,让应珙畅笑一番。

这样善解人意的女子果然是配得上被宠爱的。只是阮祺萱对她越是了解,就对她郡主的处境越是疑惑和担忧。

看他们三兄妹疯玩了好一段时间,谢雪臣就带着谢薇母女到园林那边去了。谢家园林百闻不如一见,青山绿水,鸟语花香。寻常人置身其中,都觉得天朗气清,神清气爽。

应珙个性婉淑,最喜欢这些怡情养性的好地方。今日难得来到,就觉得十分高兴。未等谢雪臣带着,她就开始西看看东看看,嘴角始终扬起。谢薇看她这个样子,心中觉得带她来谢家略有成效了。

不过才刚刚走了一个时辰,谢裘就派人来找谢薇去聊天了。谢薇见应珙对这个地方这么地喜爱,便提议应珙与谢雪臣继续游览。

但应珙想了想,却觉得不妥,便说道:“母亲,还是等上您再继续游览吧!”

应珙虽已不怯生,但是谢薇不在身边的话,她还是担心自己一个人与别人相处不好。

谢雪臣抬头看天,道:“天色还早,这样吧,表妹。既然你说暂时不看园林了,那么你可以来我的房间里看看。我房间里有些有趣的玩意,第一次见面,我想送个礼物给你!不要觉得不好意思,你能来我不知道有多高兴!”

应珙有些为难,但看到谢薇向她点了点头,她便腼腆地答应了。

谢雪臣兴高采烈地拉着应珙来到了自己的房间。这一路上谢雪臣都没有带着自己的婢女,给到了应珙一种亲近的感觉。直到进入了房间,谢雪臣才招来了几个丫头斟茶沏水。

阮祺萱随着应珙进了房间。她环顾四周,桌椅、帐帘、地毯、陈设都颇有格调,但并不浮华。可见这个备受宠爱的郡主并没有恃宠而骄,倒也十分懂得考虑周围人的感受。

谢雪臣略带抱歉地对应珙说道:“表妹,若是因为我你,有什么觉得不自在的,表姐向你道歉了。在外表姐是温硕郡主,可是在谢家,我仍然只是谢雪臣而已!”

小说《凡花蚀锦》 第十一章贵族谢家 试读结束。

    1. 穿越小说

      装机小说网穿越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穿越小说大全,打造穿越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穿越小说免费阅读。看穿越小说,就上装机小说网。

    1. 空间小说

      装机小说网空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空间小说大全,打造空间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空间小说免费阅读。看空间小说,就上装机小说网。

    1. 娱乐圈小说

      装机小说网娱乐圈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娱乐圈小说大全,打造娱乐圈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娱乐圈小说免费阅读。看娱乐圈小说,就上装机小说网。

    1. 女强小说

      装机小说网女强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女强小说大全,打造女强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女强小说免费阅读。看女强小说,就上装机小说网。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