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机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凡花蚀锦
凡花蚀锦全文免费阅读 凡花蚀锦阮祺萱敷宗槿最新章节

凡花蚀锦许晏君

主角:阮祺萱敷宗槿
主角是阮祺萱敷宗槿的小说叫做《凡花蚀锦》,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许晏君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丧母,流浪,复仇。阮祺萱的童年经历,注定了她不会是凡尘中碌碌无为之辈。拜师,寻亲,入宫。恩人不代表观念相同,血亲不表示一脉相承。遇险,遭叛,濒死。究竟世间谁人可信,谁人可靠?过尽千帆,她是会浴火重生,还是看破凡尘,常伴青灯。...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19-11-22 17:46:0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阮祺萱见到谢薇对她使眼色,于是开口劝道:“小姐,礼物可以等下再送,总不能让长辈等着。”

应珙皱眉道:“这个我也明白。可是昨日我生生受了表姐这样大的礼,不把回礼送过去我总是不安心……”她捏住自己的下巴细细想了一下,“祺萱,不如你先把礼物帮我送过去吧。晚一些我再亲自过去道谢,这样好些。”

阮祺萱想了想说:“好吧。”于是她拿过应珙手上的两个锦盒,告退了谢薇和应珙,向着谢雪臣的房间走去。

阮祺萱小心翼翼端着两个锦盒走到谢雪臣房里,碰巧谢雪臣在房里查阅书籍。

“表小姐,祺萱奉小姐之命送上两件礼物。”阮祺萱走近谢雪臣,低下头从容不迫地对其说道。

谢雪臣好像很惊喜,她匆匆放下手中书籍,双手轻轻托起半屈膝行礼的阮祺萱。“不过是一个见面礼,表妹真是太过客气了,怎么好意思让客人费心准备礼物呢。”

阮祺萱微笑不语,缓缓放下锦盒然后打开,将里面的物品展示给谢雪臣看。

她指着锦盒介绍道:“这个是红玛瑙手钏,原本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东西。只不过上面的十八颗红玛瑙不同于一般的圆珠玛瑙,而是被雕刻上了十八种精致的花鸟。每一颗红玛瑙珠子上面的图案都是不一样的。是我家小姐自己设计,然后专门找来工匠雕刻的。还有这两颗红珍珠,用来镶嵌在珠饰上面最好看不过了。”

谢雪臣轻轻抚摸两件珠宝,如痴如醉地叹道:“这红珍珠,莫非是来自东仲国的‘海梦’?!”

阮祺萱笑着点头,谦卑地道:“表小姐好眼光,正是‘海梦’。”

谢雪臣仍然赞叹不已:“海邃云深,红尘如梦。一件千里鸿毛,一件人间绝珍。呵呵,珙儿真是傻,这样贵重的东西也拿出来送给我。”

“表小姐对小姐爱护有加,小姐心里明白。”阮祺萱道,“自古宝剑赠英雄,表小姐懂得欣赏,小姐知道定会十分高兴。”

谢雪臣回过神,感激地道:“祺萱,请务必替我好好谢谢珙儿。”

阮祺萱微笑颔首,又听谢雪臣说道:“这些礼物,我想转赠给靖安太后,让她也看看珙儿的心意,不知道可不可以?”

阮祺萱有些愕然,对她的话始料未及。但是很快她又笑着说道:“小姐把礼物送给了表小姐,要怎么用自然是按照表小姐的意思。”

谢雪臣听后,心中暗暗赞赏阮祺萱的为人处世,她笑着点头,并未答话。

阮祺萱轻声说道:“表小姐对太后真是孝义。”

谢雪臣点头道:“雪臣想必是千年修来的福分,才能得到靖安太后的宠信,为报恩情,自然要多为太后尽心的。你看我满屋琳琅的,都是靖安太后这些年赐给我的。今日得了珙表妹这样漂亮的手钏和珍珠,虽然我也很爱不释手,但是这样的珍宝,我还是想让太后欣赏一番。”

阮祺萱脸上挂着笑容,内心却忐忑不已。细想起来,这两日谢雪臣待应珙不薄。而且谢雪臣对应珙的一切关怀都是发自真心,并非虚情假意。到底应不应该告诉她呢?阮祺萱有些犹豫。

谢雪臣与太后的关系越好,她就越是担心当中是否有什么内容。谢雪臣毕竟对应珙不错,她不能看着对应珙好的人身在困局之中而不自知!

谢雪臣注意到阮祺萱微变的脸色,似有什么难言之隐。她走上前,拍拍她的肩,鼓励她说出来。

“恕奴婢多事,只是奴婢想着,靖安太后身处深宫,一举一动都牵一发而动全身。靖安太后待表小姐如亲生女儿,固然是天大的福分。但这其中……”阮祺萱低着头,看起来像是战战兢兢的样子。

她故意将话说了一半,不将剩下的说出口,让谢雪臣一下子就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

谢雪臣目光瞬间凛冽了下来,阮祺萱是在暗示靖安太后对她另有所图啊!

她警惕又恼怒地看着阮祺萱,眼里划过明显的不自然。她的声音骤冷:“太后温婉仁善,对待我真心实意,祺萱姑娘多虑了。”

阮祺萱微愣,抬眸望了谢雪臣一眼。只见其神情漠然,看不出什么情绪,于是声音很轻很轻地道:“难道表小姐从没想过太后的用心吗?太后身边不是没有儿女,却偏偏宠爱着一个外姓人……”

“祺萱姑娘这么说,又是有何居心?”

“祺萱没有任何想法,”阮祺萱低着头,小心翼翼地解释道,“只是感慨表小姐对我家小姐关怀备至,才多嘴说了几句……”

谢雪臣的手重重拍在木桌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她压着声音冷冷地警告道:“祺萱姑娘,这些事情不需要你操心,你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可以了!”

阮祺萱一下子哑口无言。是啊,她现在的身份只是一个下人,哪里有资格评论这些贵人的事情。她闭起嘴巴,不再言语。

其实想来,还是自己多管闲事了。

谢雪臣见她不再说话,暗暗松了口气,但语气中还是有不可接近的冷漠。“你送来的礼我已经收下了,如果没其他事情,你可以退下了。”

阮祺萱处境尴尬,只得讪讪退下。“是,奴婢告退。”

阮祺萱慢慢走回厢房去,一路上心不在焉。

谢雪臣的态度如此强硬,是真的觉得她在挑拨,还是因为被自己看出了不妥?

可是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自己都不应该过问此事的。她现在只是应家的婢女,不是夏丹茶园中的蹦来跳去的小姑娘。在珩姐姐身边,她可以随心所欲,但是在这里却万万不可。

阮祺萱甩了甩头,想要将谢雪臣的事情翻篇。她转过廊角,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叫了自己的名字。

她回过头,谢薇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祺萱,”谢薇淡淡一笑,走上前靠近阮祺萱,神情中有些为难,“我想与你谈一谈。”

阮祺萱轻微一怔,随后便点了点头,跟着她进了房间。二人落座,黄妈妈在备好茶水之后,走出房间关好了门。一时间,房间里只有谢薇和阮祺萱二人。

两人尴尬地沉默着。阮祺萱感觉一阵不自在,便拿起面前的杯子,湿润了一下嘴唇。她挑眉看向谢薇,对方眼神之中充满犹豫,甚至有些窘迫。

谢薇甚少会有这样的神情,也许是因为有什么难言之隐。阮祺萱放下茶杯,舒了口气,对谢薇说道,“夫人,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吧。”

谢薇微讶,看向了阮祺萱,却不由得有些晃神。这些日子以来,她好像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阮祺萱的脸,曾听应齐提起,阮祺萱与阮湘悠长得很相似。原来,应齐死去的发妻真的如此貌美。

她定了定神,尴尬地一笑,“这儿只有我们两个人,不要再叫夫人了。你是应家的女儿,叫回我姨娘吧。”

阮祺萱一愣,很快淡笑地叫了一声,“姨娘,你有什么便坦白地说吧。”

谢薇点了点头,很有感触地叹道:“你回府已有半年之久,然而我们二人却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好好地坐下来说话。”

阮祺萱只是静静地望着她,却从她眼中接收到忧虑的讯息。无事不登三宝殿,谢薇找她应该不是闲话家常那么简单吧。她道:“姨娘一向精明自强,若有什么需要萱儿的地方,但说无妨。”

谢薇平静地微笑着点头,没有辩解,也不再转弯抹角。她镇定地看入阮祺萱的双眼,“姨娘希望,你能陪珙儿进宫。”

阮祺萱一愣,有些吃惊。当日力阻自己进宫的是谢薇,今日前来劝说自己进宫的又是谢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萱儿也希望能这样做。只可惜,上次因为萱儿的不小心,差点害了珙儿和应家上下。萱儿实在是不敢再冒险了。”

谢薇的语气依然平静,仿佛此事与她毫不相干,但她的神色又确实十分焦虑。“姨娘知道这样请求你,显得很自私很过分。可是,你确实是唯一能帮到珙儿的人了。”

阮祺萱疑惑不已,失声问道:“什么?”

“珙儿生性太过柔弱了,皇宫那种地方,寻常人根本信不过。但你不一样,上次储秀宫的事情,不是你侥幸逃脱,而是你真的有此本事。也唯有你,能让珙儿完全信任与依赖!”

阮祺萱寻亲未果,的确想要再次入宫。但是经过上次储秀宫的事情,她怎么敢再恣意妄为?她不希望再与谢薇纠缠于此事,于是拖延道:“此事事关重大,姨娘还是等回到应家再与父亲商议吧。”

谢薇的神情却焕发起来,“这就是姨娘今日找你的原因。如果是姨娘去说,你父亲还会顾虑应家。唯有你去,应齐才会应允这件事情。”

阮祺萱觉得荒唐,笑道:“姨娘说笑了。父亲不会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就答应萱儿的请求的。”

然而谢薇的神情黯淡了下去,一双眼眸顿失光彩,“看在你母亲的面子上,应齐什么都会为你做的。”

阮祺萱愕然,顿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谢薇看向窗外,目光变得很远很远,“因为你是阮湘悠留给应齐最后的念想,你身上有太多阮湘悠的影子,应齐只会对你愧疚,对你偏爱。”

她突然转过头,看着阮祺萱吃惊的脸,自嘲般笑了,“很吃惊是吗?当我知道应齐心里只有你娘阮湘悠的时候,我比你惊讶万倍。”

她站起身来走到窗台边的一盆鲜花前面把玩着花瓣,“他爱她爱到念念不忘,爱到对陪在他身边十多年的我视而不见,爱到秘密派人寻找她十多年。他以为这一切都能够秘密进行,可是自己的丈夫爱着别的女人,我会毫无所觉吗?”

阮祺萱震惊不已,原来这一切,谢薇都一清二楚。但是她不吵不闹,只是默默看着应齐一年又一年地苦苦寻找她丈夫所爱的女人。她的心会有多么痛?!阮祺萱心里不自觉有点敬佩起谢薇来。一个小小的妇人,十多年的隐忍和坚强,岂是寻常女子能够做到的。

“可能都是命吧!我是谢家的女儿,家族荣誉比我的命要重要。”谢薇不动声色地拭去眼角的泪水,“我现在不求扶正,不求家族繁盛,只求我的女儿应珙平安快乐地过完一生。”

她猛然转过头,满眼期望地看着阮祺萱道:“萱儿,如今只有你能办到了!你曾经以奴婢身份陪伴珙儿入宫,再以同样的身份入宫便不难。我也很想亲自陪着珙儿,我不想她在皇宫受欺负,但是我没法做到啊!如今你是大家都见过的珙儿的婢女,又是珙儿最信任的人,除了你,姨娘真的想不到别的方法了……”

阮祺萱避开她的眼光,心中有一丝揪痛。一直以来她为母亲受苦而打抱不平,怨恨了应齐和谢薇这么久,但是其实阮湘悠和她自己所承受的,根本比不上谢薇的一半。阮湘悠即使被应齐抛弃,应齐却心心念念了她一生。那谢薇呢?爱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一生,却还要为了家族不能解脱。究竟苦的是谁呢?

谢薇身负两个家族的兴亡,都敢冒险为应珙铺路,那她阮祺萱呢?从前的阮祺萱不会这样畏首畏尾的!

阮祺萱被谢薇的经历**到了,她开始感到惭愧。以前的她,孑然一身,天不怕地不怕,为什么现在会因为应家上下而退缩呢?她根本没有入宗族,是她自己不知不觉地给自己扣上了高帽子,背负上了这一连串的责任。

“萱儿,你帮帮姨娘吧……”不知何时,谢薇又走到了阮祺萱的面前,抓起她的手,双眼充满恳切地望着她。

不论是多么铁石心肠的人,相信都会被谢薇此刻的眼神所软化。

谢薇真的十分疼爱应珙啊,若是自己的娘亲还在,她会不会在知道自己的流浪经历之后,也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只是做一个随嫁婢女,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更何况,自己还要进宫打听表舅的下落呢,此事对自己而言,其实并不为难。

“姨娘,萱儿答应你,会跟随珙儿入宫,寸步不离地照顾。”阮祺萱思虑之后,眼神坚定地回道,“等回了家,萱儿便去请求父亲。”

“萱儿……谢谢你……”谢薇鼻头一酸,突然哭了,“姨娘知道……请求你入宫会浪费你的青春年华……但是姨娘保证……只要姨娘活着……便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让你和珙儿在宫中好过……”

阮祺萱无所谓地摇摇头,“姨娘,你不必这么做的。”

即便谢薇想,她一个宫外的妇人,怎么可能影响得到皇宫里面的事情呢。她这么说,既是安慰阮祺萱,也是安慰她自己罢了。

“咿呀”一声,门被缓缓打开,应珙秀美的脸庞从门边出现。在应珙看到阮祺萱和谢薇面对面交谈时,嘴巴不由得因为惊讶而微微张开。

“姐……祺萱,你怎么在这里?”

阮祺萱不知道怎么回答,便看了谢薇一眼。而谢薇面上异样的神情已尽数收回,对二人微笑说道,“是娘叫来了姐姐说话谈心罢了,珙儿,过来坐下吧。”

应珙唇角飞扬,看得出来心情不错。她在谢薇和阮祺萱的注目下落座,嘴角一直带着微笑,眼里分明有感激的情绪。

看到应珙的神情,谢薇已了然。谢裘叫走应珙,其实是谢薇的主意。她们来到谢家,本意就是让谢裘开导应珙,如今应珙带着笑回来了,想必是有什么好进展了。

确定房间已是密闭空间,没有其他人来打扰后,应珙说道:“娘,姐姐,珙儿知道,自从储秀宫回来之后,珙儿让你们还有父亲、哥哥担心了很久。可是现在珙儿想要告诉你们,珙儿已经想开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数,既来之则安之,珙儿日前还为此担忧,实在是杞人忧天了。”

谢薇先与阮祺萱对视一眼,才欣慰地对应珙道:“珙儿你能想开就最好不过了。”

“外祖父告诉珙儿说,陛下是一位仁善的君主,与宫中各位娘娘都是相濡以沫。而宫中各位娘娘相亲相爱,友爱融洽,想必珙儿到了宫里一定会得到她们的照拂。”

阮祺萱用眼神询问谢薇,直到对方轻轻地点头,她亲昵地挽起应珙的手道:“珙儿,若是父亲允许的话,姐姐也陪着你进宫可好?”

应珙有些吃惊,看了看谢薇没有反对的神情后,才激动地道:“珙儿自然是十分希望的。但是姐姐难道忘记了上次的事情吗?珙儿知道姐姐能干,但珙儿愚笨,反而是怕连累姐姐!”

阮祺萱被她的多虑所逗笑,“好妹妹,你怎么是愚笨呢?这两天我们在谢家玩得这样高兴,我陪你入宫的事情你先不要多管了。”

应珙抱歉地看了阮祺萱和谢薇一眼,“珙儿的确在这里玩得高兴,但是家里的父亲和哥哥肯定对珙儿担心着。娘,姐姐,不如我们明日就回家吧。虽然珙儿也很舍不得几位表亲和外祖父他们,可是珙儿更不希望父亲和哥哥一直担心着……”

阮祺萱看向谢薇,谢薇笑道:“好吧,既然珙儿开了口,娘就跟外祖父说一声,明日回去吧!”

小说《凡花蚀锦》 第十三章名门傲雪 试读结束。

    1. 虐恋小说

      装机小说网虐恋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虐恋小说大全,打造虐恋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虐恋小说免费阅读。看虐恋小说,就上装机小说网。

    1. 武侠小说

      装机小说网武侠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武侠小说大全,打造武侠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武侠小说免费阅读。看武侠小说,就上装机小说网。

    1. 搞笑小说

      装机小说网搞笑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搞笑小说大全,打造搞笑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搞笑小说免费阅读。看搞笑小说,就上装机小说网。

    1. 贵族小说

      装机小说网贵族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贵族小说大全,打造贵族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贵族小说免费阅读。看贵族小说,就上装机小说网。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