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小说网

《天亮说晚安》小说在线阅读 《天亮说晚安》最新章节目录

2018-08-14 15:09:10 小说推荐 134 ℃

《天亮说晚安》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龙猫文学,关注后回复:天亮说晚安 或者书号:1071 即可阅读全文

《天亮说晚安》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冀北辰钟瑶 的小说是《天亮说晚安》,它的作者是林清音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 冀北辰一进门,自带一股强大的气场,屋里空气突然沉静下来。钟远看着他,胸口还因刚才的争吵一起一伏。“你怎么来了?”我有些惊讶。“你不穿外套就往外跑,知道今天多少度吗?”冀北辰把西装给我裹了裹,又冲我轻...

《天亮说晚安》 第三章 舌头滑不滑下次给你试试 免费试读

冀北辰一进门,自带一股强大的气场,屋里空气突然沉静下来。

钟远看着他,胸口还因刚才的争吵一起一伏。

“你怎么来了?”我有些惊讶。

“你不穿外套就往外跑,知道今天多少度吗?”冀北辰把西装给我裹了裹,又冲我轻笑。

然后他把我腰一揽,在我耳边低声说,“前一秒刚说到见家长,后一秒就来机会了!”

“别闹!”我推开他,又小心的看看钟远——对这个弟弟,我还是有点忌惮的。不为别的,就因为从小我们相依为命,我是真心疼他,他也真心疼我。

“不介绍一下?”冀北辰把手背在身后。

我舔舔嘴唇,硬着头皮把钟远拉过来,“这,这是我弟弟钟远,阿远,这位是……”

没等我说完,钟远“哼”的一声,冷冷甩开我的手,径自朝门口走去。

跟冀北辰擦肩而过时,他停住脚步,狠狠瞪着他,咬着牙说,“我不管你是谁,但你要是敢碰我姐一下,就试试看!”

“阿远!”我制止他。

他头也不回的跑了。

那一刻我看到冀北辰的目光追随着阿远的背影,他脸上一开始是颇有玩味的,后来他眸色暗下去,露出一种我看不懂的神色。

带着点阴狠。

虽然只是一瞬,但也足以让我心惊胆战。

我不知道他怎么会有那种表情,不过转脸他又恢复了平常的神情,我安慰自己,大概是看错了。

“这是你妈妈?”他看着病床,“刚才你跟你弟弟在吵什么?”

“不关你的事!”我急急忙忙把他推出去,“行了冀北辰,一切到此为止!我们之间不要再有什么联系了,等到往移民局递材料的时候我再给你打电话。”

“那你有需要的时候,也不联系我了?”他突然坏笑。

“你……”

“满足老婆是老公的义务!如果有需要,我一定随叫随到!”

我脸上发烧,气的想捶他。

“呵,”我冷笑,“以前看你沉默寡言,冷着一张脸,还以为你老实,没想到也这么油嘴滑舌,一肚子坏水!”

“我的舌头滑不滑,下次可以给你试试!”

他一手撑着墙,在我耳边吞吐着温热的气息。

“冀北辰!”我有些头疼,把他推开一点,“我再说一遍,我们绝对不是真正的夫妻,我们只是在做交易。等你的事办成了,咱们一拍两散,后会无期。”

“还有,我现在实在没心思跟你斗嘴。我家情况你也看到了,我要照顾我妈,还要安抚我弟,你别给我添乱了行吗?赶紧走!”

冀北辰耸耸肩,没再纠缠。

他就是这点好,行事干脆利落,拿起的放的下。

在感情上,这种人应该永远也不会吃亏吧……

我摇摇头,瞎想什么呢!赶紧回病房照顾妈妈。

“姐!”刚转身,就听见钟远从走廊那头跑过来。

他跑的气喘吁吁,脑门子上都是汗,一脸焦急。

“你怎么又回来了?”我问他。

他把银行卡塞到我手里,“家里全部的钱,就剩这点了……”

我想起妈妈还没交住院费,急诊费还是穗姨给垫付的。

“一共要交多少钱?”我问。

“医生说这次需要住的时间长一点。咱妈没有医保,所有费用都是自己承担,总共需要……差不多两万块!”

“这么多!”我惊呼,“那卡里还有多少?”

“也就一万多了。”

我皱起眉头。

虽说凭着假结婚赚了点钱,但江州房价水涨船高,一天一个样,我拿到的那点酬劳,都付了市中心那套房的首付。

我们一家子要过日子,要还房贷,妈妈还要吃药,每个月就凭我打工那点钱,生活也是捉襟见肘。

而这家医院是私立医院,各种费用都不能拖欠,必须当天交上……可现在,我身上已经没有什么钱了。

“姐……”钟远用询问的眼光看着我,“不然,我找同学借点?”

“别。”我说,“借了不要还的啊?能不借就不借,姐想办法。”

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几千块钱,对有些人来说是小数目,但此刻却让我有种一文钱逼死英雄汉的绝望。

我咬紧嘴唇,猛地,我想起冀北辰!

对!他还有一部分酬劳没付给我!

我帮人办事,一般都是先付定金,等事成之后再交全款。但现在非常时期,我也就顾不得什么规矩了。

我疯跑下楼,幸好冀北辰还没走远,我在医院门口追上他。

“冀北辰!”我一把抓住他。

他回头看我,愣了一下,“还有事?”

我上气不接下气,“有件事……想跟你商量。”

“说吧。”

“把剩下的酬劳给我。”

他有些错愕,皱了皱眉头,“你不是说,事成之后……”

“对,原来是这么说,但现在情况有变……”我跟他解释,但就在那一刻,我突然很想从他身上再多捞点。

房贷压力很大,钟远眼看要毕业了,不管继续念博士还是找女朋友结婚,这都需要钱……

而我,连初夜都给这个男人了,多要他点钱又怎么了?

我清咳两声,直起身子,瞎话溜溜的编,“现在呢……移民局那边查的紧,我帮你办这种事,是要冒很大风险的。风险大,我要求的回报当然也大。”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我要涨价。”我咽口唾沫,“给我40万。”

他眯起眼睛,“我们不是说好20万吗?”

“风险大了,酬劳翻倍。冀先生,我要的并不多,你去打听打听,移民中介帮你办,可不止这点。”

“你这是坐地起价吗?”

他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冰冷凌厉的光,跟他在床上的温柔,判若两人。

我心脏突突的跳。

“钟小姐,”他又变回那似笑非笑的神情,但这一次,明显拒人千里,“生意诚信为本,不是这样做的。”

“如果你一意孤行,我们也没什么好谈的。”他嘴角一僵,冷冷看着我,“把之前的定金退给我,我们离婚吧!”

《天亮说晚安》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微阅云,关注后回复:天亮说晚安 或者书号:1071 即可阅读全文

第四章 还干这种勾当呢?

离婚?

我脑子里一懵,这可怎么行?

但同时心底又升腾起一种异样的感觉……这个男人,怎么能这么轻易就跟我提离婚呢?

那一刻,我还真有点像个被抛弃的怨妇。

这种情绪只持续了几秒钟,我迅速恢复镇定,清咳了两声对他说。“冀先生,这个婚……不是说离就离的。”

“可我们结婚的时候,不也是说结就结了?”他勾着嘴角,似笑非笑的。

我正色:“这不符合我给人办事的原则。”

“钟小姐的原则真不少,”他嘲讽般轻哼一声,“那我们假婚真结,这又是哪条原则?”

我脸一红,有些生气。这个男人绕来绕去的,怎么就是绕不开床上那点事?

“冀北辰,现在是在说酬金的事,你不要岔开话题!”

“我没有岔开话题。”冀北辰冷下脸,“钟遥我告诉你,你有你的原则,我也有我的底线。”

“做生意诚信为本,怎么能随意涨价?”他拍拍我的肩膀,“我绝对不接受别人挑战我这条底线。”

“那……那也不至于离婚。”我大脑快速运转,想办法对付他,“价钱的事好商量嘛。冀北辰,我也有我的难处,移民局现在确实抓的严,不好骗了!”

他依然不动声色。

我继续说,“40万你接受不了,那这样吧,各让一步,35万怎么样?真的不能再少了。”

那时我只是想,能多赚一点是一点。然而冀北辰没说话,半晌,他突然一笑,“钟遥,你千方百计的不想跟我离婚,是因为把第一次给了我,要让我对你负责吗?”

他的脸靠我很近,笑容带着邪劲儿,那双眼睛,蛊惑人心。

我承认那时,猛然有一种脸红心跳的感觉。

我迅速回避他的目光,扭过头去。“谁……谁要你负责!”

“冀北辰,你还活在封建时代吗?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这种事情你情我愿,没有谁要对谁负责这种说法!可笑!”

“没错,就是这四个字,你情我愿。”他的笑凝结在嘴角,“什么事都是这样的,钟遥,做生意也是如此。”

我感觉又跳进了他给我挖的一个坑。

我眯起眼睛看他,“你是说,连35万也接受不了?那多少钱你可以接受?”

“我想你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他说,“看来我们根本没法达成共识,那这桩交易还是到此为止比较好。我们好聚好散,不会撕破脸,买卖不成仁义在。”

“冀北辰……”

“至于负责的事情,”他看着我,“既然你想的那么通透,我也不用担心什么了。找个时间,我们把离婚证办了吧。”

“喂!”

他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腿长真是好,跑的飞快,一会儿就消失在我视线里。

我站在原地,闷闷不平了老半天。真是个奇怪的男人!说舍就舍,说断就断,好像没有一点感情,也不给我一丁点商量回旋的余地!

亏我那几次在床上,还暗暗赞叹他功夫一流,对他极尽配合!

一个相熟的护士经过我身边,拍我一下,我这才回过神来。

“哦,是你啊……”我皮笑肉不笑的打招呼,“你好你好!”

“怎么一个人站这发呆?”

“没事,出来透透气。”

“还有闲心透气啊!”小护士趴我耳边,“住院费和医疗费都交上了吗?跟你说,我跟院长私下打了个招呼,可以给你宽限到明天……钟小姐,你知道我们医院情况的,这种私人医院,必须当天交上所有费用……”

“好,我知道了!”我有些心烦,无奈的看她一眼,撇撇嘴,“谢谢。”

护士进去查房了。

我坐在台阶上,手足无措。

我翻遍了手机通讯录,却不知该跟谁借这笔钱。走投无路,我又拨通了穗姨的电话。

“小遥?怎么又是你啊!”穗姨的声音有些尖锐。

她没把我拉进黑名单已经很给面子了。每次妈妈发病,都是她帮忙,但她自己也不宽裕。

我真是于心不忍。

但我还是硬着头皮开了口,“穗姨,你能不能……”

“小遥,你知道的,我也不是个什么有钱人!”穗姨声调又抬高了八度。“再说了,以前一些零零散散的医药费……你没还给我呢。”

我扶着头,太阳穴隐隐作痛。

“是,穗姨……都是我不好。可现在……我真是没办法了才跟你开口……”

“小遥,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穗姨语气已经很冷淡了,“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而且,你又是我什么人啊?我凭什么一再的帮你们呢?你这么大的人了,有些事情……难道不应该想清楚?”

我更头疼了,心情跌落谷底。

穗姨的话我懂,她一直想把她儿子介绍给我,一来看中我长的还可以,家庭背景又不复杂,二来……主要还是看上了我可以帮人办移民。

她儿子想出国工作,但被拒签了几次,如果跟我有婚姻关系,再想出去工作就不费吹灰之力了。

“穗姨,”我咳了两声,“你们家明很好,可我配不上他……”

“小遥,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穗姨有些生气,“是你打心底里就看不上家明吧?小遥,做人有点良心啊!我为什么一次一次帮你们家?不就是为了……”

“穗姨!您儿子很好,都是我的错,行了吧?况且我现在……已经结婚了!”我心一横,干脆把真实情况跟她说了。

“什么?你这丫头,你……”

“好了穗姨,”我的耐性也快磨光了,“我跟现在这人马上要离了。如果你这次还能借我点钱,我考虑一下,下次跟你儿子结婚,帮他得到签证,不收你费用,怎么样?”

穗姨还没说话,我只听见身后一个讥讽的声音。

“哟,都这么久了,还干这种勾当呢?一个女人,结了离离了结,也不嫌臊得慌!”

《天亮说晚安》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微阅云,关注后回复:天亮说晚安 或者书号:1071 即可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