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小说网

《小村神相》完结版在线阅读 《小村神相》最新章节列表

2018-07-17 11:28:27 小说推荐 187 ℃

《小村神相》已上架微信公众号:二哈文学,关注后回复:小村神相 或者书号:1091 即可阅读全文

《小村神相》小说简介

独家完整版小说《小村神相》是静湖竹筏所编写的都市异能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陈青,书中主要讲述了:王三屯被气的要吐血,嚷嚷道:“我不要你医了,你给我住手,住手啊。”陈青气的一甩手,疼的王三屯又是一声惨叫。“老东西,不医就不医,你以为我想医你啊。”陈青出门就要走人,冲着耿三春吩咐道:“把钱还给他,就...

《小村神相》 第0016章 暴打臭流氓 免费试读

王三屯被气的要吐血,嚷嚷道:“我不要你医了,你给我住手,住手啊。”

陈青气的一甩手,疼的王三屯又是一声惨叫。

“老东西,不医就不医,你以为我想医你啊。”陈青出门就要走人,冲着耿三春吩咐道:“把钱还给他,就让他抱着这些钱回家睡大觉去,残了才好,哼。”

耿三春二话不说把钱塞还给了聂晓月怀里,聂晓月一急的,急忙又把钱塞回陈青的怀里:“别介啊,这钱你拿着,还请你一定要医好我男人。”

“你们一个要医,一个不让医,这什么意思,把我当跳梁小丑呢,我呸。”

陈青喷的聂晓月满脸的尴尬,她着急道:“你等我一下,我去和我家那口子商量一下,求求你了,拜托。”

“去吧。”陈青也不愿意和个女人计较,再者,他还想赚这一笔弥补自己果园损失的。

聂晓月忙冲进了屋内和王三屯窃窃私语的密谋起来,耿三春担心的冲陈青撞了一下肩膀:“你说这王三屯肯让你赚这笔钱吗?”

“他当然不肯啦。”

陈青的话叫耿三春脸色一沉的,不过接下来他继续说道:“但是相比较残废,我想他还是很想出这一笔钱的,再说了,真残了,他还有什么本事赚钱,给村里继续做会计捞钱,哼哼,没了手,只怕连计算器都摁不了吧。”

“也对哦,要我肯定也是宁可忍一忍,也不要残废掉。”耿三春得意笑道。

陈青白了他一眼:“你小子乐什么乐,刚刚不是拼命阻止聂晓月掏钱治病嘛,怎么现在乐意了?”

耿三春嘿嘿笑道:“刚刚不是没想通嘛,现在想想这女人爱给谁治病就给谁治病,和我有毛线关系,咱们只管拿钱就好了。”

耿三春从陈青怀里把钱拿入怀里,美美的紧紧抱着,陈青瞧他这模样,心头一乐的,这小子终于是想明白了,和聂晓月的露水情缘这下到头了。

聂晓月出屋来欢喜的恳求道:“青子,还请你进屋帮我男人接回胳膊。”

“刚刚叫治不治,现在要我治,要我治疗也行,不过二十万不够。”

陈青居然坐地起价,气的聂晓月急了:“你又要多少?二十万还不够吗?”

陈青冷笑道:“我刚刚忘了而已,现在想想,你老公不是好东西,这次能仗着借条的事情找我麻烦,难保伤好后不继续找我晦气,我还是把欠条收回来的为好,省得他再对我胡搅蛮缠。”

聂晓月的脸色顿时变得好不难看,好不容易劝住王三屯好汉不吃眼前亏,没想到陈青居然坐地起价,气的她想骂陈青不讲信用。

屋内的王三屯这时候喊道:“欠条我给你,但是你必须立马给我治胳膊,治不好,我去告你。”

“呦,王会计难得这么大气嘛。”陈青揶揄他,进屋来,王三屯脸黑乎乎的,明显不服气。

王三屯叫道:“少废话,欠条就在我怀里,要拿快拿去。”

“好。”陈青取出了欠条,见欠条没错,立马把欠条撕烂了。

王三屯见到撕烂的欠条,眼里闪过怨毒的怒气,恨透的瞪向陈青,陈青懒得理会这家伙的眼神,抓起他的胳膊便咔嚓两下,帮他把胳膊接好。

“啊!你杀人啊。”王三屯疼的大叫,跟着跳起身来,手指指着陈青鼻子骂道。

陈青双手抱胸,冷冷盯着他:“手指能指人,看来是没事了,咋的,还指着呢,是不是想我再把你胳膊给撅折了?”

王三屯吓的急忙缩手,恶狠狠的瞪了陈青一眼:“你小子给老子等着,这笔账我早晚要和你算回来。”

“我等着你啊。”陈青嘲笑一声,目送王三屯拉着他媳妇落荒而逃,大家跟着嘲笑不已。

陈青和老村长打了个招呼,便和耿三春父子离开了,到了耿家,耿老爹惊喜的看着这一桌子的二十万,直咋舌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

陈青从中取出五万现金来拍在他面前:“叔,这五万块你拿着,今儿多谢你们父子仗义相助,这是你们应得的。”

“不不,这钱是你赚的,我们怎么能要。”耿老爹推辞,陈青坚决不要,卷了余下十五万就跑出了门。

陈青拿着钱回果园,路过王佳嫂家,见到她家院门敞开,院内一片狼藉,好像被砸过,陈青一愣的,忙进院子查看情况。

“臭婊子,还不起钱就给老子肉偿,妈的,你还敢咬老子,找抽。”

“救命……呜呜。”

陈青听到这声,意识到不妙,急忙抢进了内屋。

内屋,苟二蛋正死死骑在王佳嫂的身上,王佳嫂的半张脸被打的红肿起来,嘴巴被死死的捂着,苟二蛋正撕扯她的上衣,衣领口都被拉扯破了。

陈青冲进来,见到这一幕,气的要疯了,扑上去一把揪住了苟二蛋头发,把他狠狠往地上一摔:“王八蛋,敢欺负我嫂子,我打不死你丫的。”

苟二蛋被摔在了地上,后仰滚了一圈,看清是陈青打自己,恼火的骂道:“陈青,你个兔崽子多管什么闲事,老子来要债,天经地义。”

“要债有你这种要法的?”陈青大怒,冲上去抬脚就踹,苟二蛋缩脑袋想躲的,可是没能躲开,腮帮子结结实实挨了陈青一脚。

陈青一脚就把苟二蛋给踢出了内屋,苟二蛋嘴里喷着血,狼狈的落地,他知道遇到硬茬了,吓的仓皇跑了:“姓陈,这笔账老子和你没完。”

“妈的。”陈青气的就要追出去,王佳嫂捂着衣领着急喊道:“青子,不要追了。”

陈青扭头诧异的看向王佳嫂,纳闷问道:“嫂子,你干嘛拦我,这王八羔子就该被活活打死。”

王佳嫂哭泣道:“打死了又能怎么样,我还不是要逼债,要怨就就怨我那口子造的孽,我的命咋就这么苦呢。”

王佳嫂眼泪吧嗒吧嗒的直掉,她直拿双手锤大腿的,都不管领口了,结果陈青瞄见了那丰满地方,眼睛瞬间就直了,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急忙侧着身子不敢看她劝说问道:“嫂子,你别动气啊,有事咱们慢慢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好端端的苟二蛋怎么来向你逼债,你借他钱了?”

“没有,是二牛借去赌的……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

王佳嫂哭的伤心,陈青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正好他怀里有十五万,然后他想也没想便把钱放到了床上:“嫂子,你看这是什么?”

“钱?”王佳嫂乍见到陈青打开的包袱,吃惊的眼珠子都要抠出来,然后她着急问道:“青子,你打哪弄来这么多钱?”

陈青揉着鼻尖嘿嘿得意笑道:“嫂子,你还不知道吧,今儿王三屯带人去砸我果园,被我狠狠修理了一顿,这钱就是他赔的。”

王佳嫂听的一愣一愣的,不信道:“王三屯是出了名的一毛不拔,他肯拿钱赔你?”

“当着老村长的面,他不敢不赔钱,嫂子,这钱你先拿着用,要是苟二蛋再上门要债,你就拿钱砸死这狗日的。”

王佳嫂急忙摇头:“不成,这钱我不能要,青子,这都是你的钱,嫂子哪好意思要啊。”

陈青笑道:“嫂子,这钱反正也是白来的,你放心用好了。”

“不成,这钱我不能要,你自个儿留着娶媳妇用。”

王佳嫂坚决推辞,陈青也不含糊,拔腿就走:“嫂子,我娶媳妇还早,这钱就给了,不够再去和我要,我就是砸锅卖铁也不会叫你日子难过的,我走了,你好好保重。”

王佳嫂想追出屋的,可门口风一吹,衣领凉飕飕的,她忙低头一看,这才意识到自己走光了,急忙羞答答的回屋,见到一床的钱,她心里满是感激:“真是好孩子,可惜刘木匠那叫丫头太不识货了……”

到手的钱转眼就没了,陈青一点都不心疼,反正是白来的钱,哪有自己赚的钱来的踏实,再说了,这钱能解王佳嫂燃眉之急,陈青就开心。

回了果园,陈青把园子收拾了一下,虽然损失了几棵果树,但是没什么大碍,并不影响陈青的收成。

收拾一番,转眼就到晚上了,陈青烧水打算泡面度过一下,没成想水才烧到一半,王佳嫂就推门进来了:“青子,嫂子给你送饭来了。”

王佳嫂穿着一件白色衬衫,下面是一件半脚牛仔裤的进门来,她这模样,美艳极了,要说是村姑谁信啊,要是这脸上再化点妆,整个就是都市丽人。

王佳嫂挎着菜篮子进屋来,陈青忙招呼坐下:“嫂子,这么晚了你还送什么饭,一会儿天黑了,山路不好走。”

“没事。”王佳嫂无所谓笑道,一边拿出菜肴来。

虽然是几个小菜,但是也很丰富了,陈青诧异的看向她:“嫂子,这么丰富啊,二牛他不叫吗?”

提到王二牛,王佳嫂原本欢喜的脸色变得阴沉下来:“别提那王八蛋,自打从医院跑了后,人就没影了。”

陈青一怔的,想起耿三春说他骑车撞车的事情,心头一沉的,忙问道:“嫂子,他就没再回来过?”

王佳嫂摇头郁闷道:“他哪里敢啊,现在债主天天上门催债,就是医院都敢去闹,就这模样,回来拿不出钱来,还不得被人剥皮抽筋,哎,我怎么就命苦,嫁了这么个烂赌鬼。”

陈青心头一沉的,开了天眼,看看王佳嫂的气色,见她夫妻宫气色不正,呈现灰白之色,心头一凛的,这气色可不好,主夫妻分离,甚至是生离死别。

联想到王二牛离家出走,陈青可以断定,这个王二牛八成这辈子都不敢回家了,就算回来,到那时也已经物是人非,王佳嫂也不可能跟着这样不负责的男人。

王佳嫂的这段婚姻算是走到头了,只是王二牛留下了这么一个大烂摊给她,也不知道王佳嫂应付的来不。

陈青着急问道:“嫂子,你家总共欠了多少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