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机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推荐 >

《夫君莫慌,妾有药方》姜沉璧颜弈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2019-10-10 00:38:16   编辑:风苍溪

《夫君莫慌,妾有药方》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小兔文学,关注后回复:夫君莫慌,妾有药方 或者书号:3948 即可阅读全文

《夫君莫慌,妾有药方》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姜沉璧颜弈的小说叫《夫君莫慌,妾有药方》,本小说的作者是小黑天所编写的穿越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摸骨一法,说来玄之又玄,也被不少江湖骗子用来忽悠外门客,可是身为东崖子的徒弟,她却深谙此道。所以说是为颜弈看诊,实则她是想探知此人的天赋、气运、命格。然而连她也不敢相信——颜弈,竟然身怀九转炉鼎!“...

《夫君莫慌,妾有药方》 第五章 毒舌本色 免费试读

摸骨一法,说来玄之又玄,也被不少江湖骗子用来忽悠外门客,可是身为东崖子的徒弟,她却深谙此道。所以说是为颜弈看诊,实则她是想探知此人的天赋、气运、命格。

然而连她也不敢相信——颜弈,竟然身怀九转炉鼎!

“金鼎近泥丸、黄帝铸九鼎”,所谓九转炉鼎,便是全身无处不丹田,以神识为炉,能包罗世间的一切功法,而不受阴阳五行相克桎梏。

简单来说,有了颜弈,想炼什么丹就炼什么丹,还必出好丹,这就好比考试不论怎么答都能得优,简直太爽了好不好!

简直就是天生的绝佳鼎炉!

姜沉璧那双盈盈双眸陡然迸发出来的光亮,吓了颜弈一跳。

“你...”颜弈还没问出口,姜沉璧唰地凑近了他一大步,逼得颜弈后退,“姜沉璧...不不不姑娘...娘子,有话好好说,你你要干什么?”

“颜弈,”姜沉璧舔了舔嘴唇,强按捺下心头的狂喜,“告诉我,你想修为练就到哪一步?”

“我?”颜弈有刹那失神,“我只求自保,护身边的人周全安好,如是而已。”

姜沉璧摇头,“不,不够。”

她一手指天,一手指着颜弈,字字珠玑、千钧落地——

“吾以吾炼药师身家起誓,我要你报家族之仇,雪昔日之耻,要你睥睨九牧、独步四海!”

如果说,之前姜沉璧对于再战大国师没有一分胜算,如今就有了五成。

毕竟她和颜弈有着差不多的悲惨经历啊!

翌日,她换了一袭青缎掐花袄儿,素雪绢裙,略施粉黛,身侧服饰的小丫头看着菱花铜镜,艳羡道,“少夫人真真是绝色,只是如何穿的这样素净?”

姜沉璧笑道,“今日不是要给双亲奉茶么?总不好姹紫嫣红的。”

身后却忽然伸出细致修长的手,替她斜斜插了一支珍珠蝶贝步摇。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颜弈似和她心有灵犀一般,也换了天青云纹圆领锦袍,倒执一把折扇,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如芝兰玉树,“走吧,娘子。”

颜府极大,姜沉璧跟着领事兜兜转转了一刻香才到正堂,她上一世就没穿过这样繁琐的衣裳,转的头晕眼花,才跨过门槛就拌了个踉跄,“哎哟!”

虽然被颜弈眼疾手快一把扶住,却还是让满堂的颜氏前辈看了个分明。

主座旁侧一身水红的女子从鼻子里哼道,“果然是个没家教的!”

“卿仪不得无礼,她是颜府的少夫人,也是你的二嫂。”她身旁坐着一个男人,看似略长颜弈四五岁,眉深目重,五官凌厉,周身带着一股无形的威压。

“大哥,不是妹子多话,今日是什么日子?我们齐齐到了,偏她这位少夫人姗姗来迟,是存心看不上我颜氏么?二哥,这才过门头一日,你便要纵她胡闹吗?”

那名唤颜卿仪的女子口齿分外伶俐,连敲代打一面说,一面拿眼睛斜乜着姜沉璧。

姜沉璧却待发作,被颜弈轻轻一拉,虚拢在怀。

“卿仪,这不怪你二嫂子,昨个洞房花烛夜,你二嫂子难免劳力劳神,多睡迟了一刻,也不是大事嘛!”他一口一个二嫂子,叫的无比熟稔,姜沉璧气的狠狠跺了颜弈一脚,然而在外人看来,如打情骂俏一般。

“再说了,爹不是心心念着要孙儿呢?大哥忙着操持家里,日理万机的,这传宗接代的重任不就落在我身上了,对了,三妹,你也及笄了,有没有意中人啊?”

“二哥你...”颜卿仪被堵得接不上话,一张俏脸涨得通红,“青天白日的,你怎么能说这种...”

“这怎么说不得了?古言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啊,为颜家开枝散叶的事乃正事、要事,大哥你说对不对?”

那主座旁的男人脸色发青,说“对”也不是,“不对”也不是,终于用“此事从长计议。”止住了话茬。

姜沉璧憋笑,果然没脸没皮,天下无敌。

“二弟,爹今日要去伽蓝寺礼佛,你这一盏茶,就献给三太太吧。”男人抬手虚指主座上一直不发一言的华袍美妇。

姜沉璧没心没肺地笑道:“三太太?”

“小女子初来不知事,不知颜府是不是陟罚臧否,严明有度?”

“这是自然。”

“我虽是姜家庶女,却也知上拜天地,下拜双亲,如今三媒六聘嫁入颜家,做的是堂堂正正的二少夫人,为何要我跪一个妾室?”

姜沉璧声音不大,却字句明晰,主座上的妇人微微一怔,求助似地看向颜家长子——颜倾野。

满室静谧之中,颜卿仪长身而起,一指姜沉璧,尖声道,“放肆!给你几分颜面,我看你连自己姓甚名谁也不知道了,你打量你做的那些腌臜事,还不够难看么?”

“哦?”姜沉璧反问,“敢问三小姐,我做了什么腌臜事?”

“你、私、通!”

颜卿仪咬牙切齿地瞪着她,如同瞪着一滩不堪秽物,“你在姜府就不守规矩,同那管家行苟且之事,如此不堪粗鄙的下人都能入你姜家女儿的闺房,闹得众人皆知,实在是...实在是不知羞耻!”

哈?

姜沉璧惊了。

原宿主的记忆,在她的脑海中已经七零八落——当然也可能是自己对于大国师的恨意过于强烈,喧宾夺主了——但是她万万没想到这个原宿主还待字闺中就如此...作风剽悍啊!啊啊啊!

这话怎么往下接!颜弈为何不早点告诉她!

不不不,颜弈在洞房花烛夜就提到她的情郎,是她自己没留心啊!

但,论炼丹制符,或许还有一个曲丹宸和她齐名并论,论斗嘴饶舌,她姜沉璧还真没怕过谁。

“奇了,我一不瞎二不傻,为何放着一个丰神俊朗的颜家少爷不嫁,非要和粗鄙不堪的下人苟且呢?”

“你——”颜卿仪不料她忽然有此一问,“你少狡辩!这等苟且之事沸沸扬扬,满燕京妇孺皆知,还能冤了你不成?”

“既然是苟且之事,藏着瞒着还来不及,又怎会人尽皆知?”姜沉璧笑眯眯道,“就像三小姐你毒害兄长,肯定是绞尽脑汁要天衣无缝才是。”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

“你胡吣什么!”

颜卿仪怔然一瞬,勃然大怒,“信口雌黄、血口喷人!二哥,你快休了这个疯女人,岂能由着她离间你我兄妹之情!”

颜弈本来在隔岸观火,看得正津津有味呢,如今才匆忙摆出一副进退两难的样子,“这...这个嘛...”

主座之侧的颜倾野眸色沉沉,脸上酝酿着山雨欲来之势,“姜沉璧,你可知道,指认若无凭证,便是污蔑之罪?”

“那和管家的苟且之事,又有何凭证?”

兜兜转转了一大圈,姜沉璧终于抛出了一针见血的话,此言一出,四下无声。

“流言杀人,最是无形。若是明朝满燕京传出去的是小女子说的流言,试问颜府当如何自处?”她好整以暇地对颜卿仪回之一瞥,微微躬身,“颜三小姐,适才多有得罪了,我只是想说,人云亦云的空话,是信不得的。”

颜卿仪浑身颤抖,哑口无言。

“很好,很好...”

黄梨木浮雕山水屏风后,传来抚掌声,一道苍劲有力的男声传来,“姜家教出来好伶俐的丫头,舌灿莲花,老夫见识了!”

这老者一身鸦青色蝠纹劲装,腰间束一条寸宽的犀角玉带,足踏长靴、手挎弯弓,面如重枣,眉似剑锋,犀利有神,不怒自威。

他话音落地,整个正厢房的所有人都起身行礼,丫鬟仆从无声无息地跪了一地,姜沉璧跟着颜弈躬身,心中暗想:这个人,八九不离十,便是颜老爷了。

“爹!爹怎么才回来呢?”颜卿仪跺跺脚,娇嗔一声,方才那副泼辣作态一丝也不见了,反而像是个撒娇的小女儿。

姜沉璧扶额,这变脸变的,要是颜卿仪入了杂技班子,估摸着班主得哭着收她当嫡传弟子!

“我看我回来的很是时候,不然,不就错过了一出好戏?”颜老爷给两个仆从簇拥着在主座坐下,“卿仪,是平素对你宠溺太过,日后对你二嫂不得无礼,听到没有?”

“可她...”

“还有颜弈,你是堂堂男儿,连自家妹子和正妻的矛盾都劝和不了,日后如何治家?”

颜弈瘪瘪嘴,这还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是儿子无能。”

“爹,都是自家人,不打不相识,来日方长呢。”倒是颜倾野主动站了出来,替他圆了话,姜沉璧在一侧冷眼旁观,算是看明白了颜府三个后辈的地位。

很显然,她家夫君妥妥的垫底。

不过,无妨——颜倾野不是说了么,来日方长呢!

她有的是时间和机会!

颜老爷既到,就没那个三夫人什么事了,姜沉璧依着规矩给颜老爷奉了茶见了礼。如此忙碌了半个时辰,也约莫到了用午膳的时候,在席间颜弈咳嗽了两声,颜倾野主动道,“爹,二弟的身子一直不见好,这两日薛神医才给开了方子,儿子愚见,为了让二弟安心养病,是不是先让沉璧在暖阁小住一阵子为好?”

话音落地,姜沉璧和颜弈瞬间对视了一眼。

姜沉璧一脸“你这大哥果然不是啥好东西,憋的是一肚子坏水”,颜弈搁下银箸,叫屈道,“爹,儿子的病又不是一日两日了,这昨儿才成亲,今日就分房而住,传出去像什么话?那起子小人不知背后如何编排我呢!”

“二弟,不是我说你,我也知你和沉璧正是新婚燕尔、浓情蜜意的时候,也正因为如此,你分心劳身,更不利于养病啊!”颜倾野摇头叹息,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方才是你说的不是?”

这个老狐狸!姜沉璧气的一攥拳就要反驳,被颜弈微微摇首,这才作罢。

“老大说的也在理,你二人情投意合,天长地久是再好不过,也不差这一时半刻的。”颜老爷吩咐道,“周乾,你即刻着人将西苑的厢房收拾利落,让沉璧暂住些时日。”

颜弈还在饶舌不依,颜倾野却不经意间和颜卿仪交换了眼色,微微颔首。

姜沉璧搬进西苑的厢房,暂时断了和颜弈的联系,不过她也的确需要时间,好好思考一下颜弈身上的毒了!

如果她没有记错,此毒有个诗情画意的名字,“九转碧落仙”,是择三十余种毒物调配而成,然而奇就奇在两处,一则此毒若是在修炼至关卡,自身又不能冲破桎梏的时候徐徐送服,则有五成概率突破瓶颈,那时便不是毒药、而是一味良药;二则奇在此毒配置有七七四十九种密法,且毒性因人而异,实难琢磨。

两个字,麻烦。

不过姜沉璧倒是看得透彻:她转世重生,必要得偿夙愿,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还怕什么麻烦?!想要在泱泱九牧国再找一个绝佳的鼎炉,可是更加麻烦呢!

她那日为颜弈问脉,心里想出来的对策是,先以丹药压制他体内的毒性,再试试能不能将“祸水东引”,而今日在正堂刻意言语激将,就是为了看看颜家这一对兄妹的反应。

颜卿仪气急败坏,的的确确被污蔑的愤怒,看上去不像是作伪。

那么,最有可能的真凶,便只能是——

小说《夫君莫慌,妾有药方》 第五章 毒舌本色 试读结束。

《夫君莫慌,妾有药方》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小兔文学,关注后回复:夫君莫慌,妾有药方 或者书号:3948 即可阅读全文

第六章 危急暗伏

颜倾野!

此人论心机城府,还是在府上的势力都深不可测,她不得不提防。

不过嘛,提防在暗,享乐在明,姜沉璧在西苑日复一日是吃喝玩乐,变着法子犒劳自己,时不时差使周乾,给她寻好吃的。

她可是最睚眦必报的主,当初周乾对她的态度,一笔一笔都记在账上呢。

西苑穿过抄手长廊,便是点绛亭,这日姜沉璧换了家常衣裳,在亭上垂钓,暖风徐徐,她正倦怠,身后忽然一声娇吒,“放肆!你是哪里的使唤丫头,竟敢在千愿池垂钓!你可知道这里奉养的都是极珍贵的龙门白锦鲤!”

姜沉璧从半梦半醒间惊醒,懒懒道,“几条鱼,我寻个乐子罢了,难道偌大颜府连这也要心疼?...再说了,我不是没钓上来么。”

“你好大的胆子!”身后忽然凌厉风过,姜沉璧陡然警觉,微微一偏身让开,却见一只葱白的小手,抓着黄铜小手炉向她招呼过来。

看力道,这一下要是捱在头上,不死也得变傻子了!

姜沉璧心中隐生怒火,折身看去,但见两个粉衣短袄的婢子立在面前,其中一位身形娇小,粉面含威、柳眉倒竖,不是之前踹她一脚的丫头又是谁?

嗬,还真真的不是冤家不聚头呢。

“哎呀呀,我当是什么,原来是才过门的二少夫人啊,”那丫头瞥了姜沉璧一眼,全无惧色,反而笑道,“奴婢唐突借问一句,您的伤好了吗?若是没有,该闭门好好养伤才是呢!”

倒是她身边的少女微微皱眉,扯了扯她的衣袖,“东珠姐姐...”

“上次你冒犯于我,我只当你年少轻狂、不知规矩,”姜沉璧负手而立,不紧不慢地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绕着两人悠悠转了一圈,“可你今日仍不知悔改,实在是辜负我一片仁慈之心啊——”

她话锋一转,神色陡然凌厉,“你,给本夫人狠狠掌她的嘴!”

啪!

伴随着话音落地,那粉衣少女抬手便是一掌,干脆利索地掴在了东珠的秀脸上!

东珠震愕,那少女更是悚然!

“继续!”

啪!啪!啪!

待打到第四掌,东珠终于在疼痛中回过神来,怒斥道,“淑儿你活腻了吗,竟帮着外人打我!你个吃里扒外的小浪蹄子!”一面说,一面伸出手去抓淑儿,那少女满脸惊恐,手下却不停,“东珠姐姐,我没有,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邪门的是,平素瘦弱纤纤的淑儿,此时此刻如同被邪力附体一般,掌下生风,转眼间又噼噼啪啪打了东珠四个耳光!

“行了,收手吧。”姜沉璧挥挥衣袖,淡淡道,“此次略施惩戒,若再有下次,可不是轻飘飘的几巴掌了。”

言毕,她收了鱼竿竹篓,撑开一把油纸伞,在两人惊愕地目送下翩然而去。

东珠半面脸颊已然肿胀充血,分外狼狈,那淑儿吓得魂不守舍,被她一脚踢了过去,咬牙切齿骂道,“妖女!下作手段!你还愣着作什么,滚去请三小姐来!”

“是,是,可是东珠姐姐你的脸...”

“看什么看!还不把手巾给我!”

姜沉璧一面走,一面掌不住地乐了起来,将鱼竿左右挥甩——她如今虽然修为尽废,通身武功也暂时不敢使用,唯恐反噬,但是她的灵力尚存几分,方才借自己一根头发为媒施咒,果然还是能操控“傀儡”的。

不过操控术费神费力,她撑不了多久,为了避免原形毕露,自然是溜之大吉了!

借刀杀人,借力打力,真是痛快。

不过她怀疑的是,这个丫头究竟系何身份,为什么府上一般下人对她且恭且敬,连周乾也不敢冲撞?

看这丫头长得有几分姿色,莫非——

“二嫂子。”快走到西苑,身后忽然传来女声,姜沉璧回首,但见颜卿仪一身金丝百蝶海棠红罗裙,俏生生地站在不远处,她身后正是刚刚被掌攉过的东珠,姜沉璧心里一紧,坏了,这不会是找了主子来寻仇吧?

“三小姐。”姜沉璧微微笑了笑,心里盘算着自己从哪条路逃跑比较快。

“都是一家人了,小姐长小姐短岂不是太生疏?二嫂子若是不嫌弃,唤我卿仪就好了!”颜卿仪主动迎了上来,粉面含春,笑意盈盈。

姜沉璧呵呵干笑,倒退两步。

“二嫂子是不是还怪我上次冲撞了?”颜卿仪委屈地一噘嘴,水汪汪一双眼眸楚楚可怜,“是我不知事,我只是怕你来了,二哥哥就不疼我了,所以才...”

事出古怪必有其异,姜沉璧道,“那三小姐这突如其来地...又是为何?”

颜卿仪道,“爹爹已教训过卿仪了,二哥哥也再三嘱咐,不可对二嫂子无礼,嫂子若是迟迟不肯原谅,卿仪只有闭门谢罪了!”

“这...”姜沉璧微微错愕,颜老爷为了自己教训颜家三小姐?一个嫡亲的女儿,一个曾闹得满城风雨的外人,似乎情理上有些说不通啊?

不过看颜卿仪焦急又可怜兮兮的模样,也不似作伪。

说到底,她也不过是个和自己宿主年纪相仿的,十五六的小姑娘罢了。

“还有,适才听说我的下人无礼,又冒犯了二嫂子,我特意带了她来,任嫂子是打是罚,卿仪绝无怨言!”颜卿仪说着,把东珠推了出来,姜沉璧连连摆手,“只是些许口舌之争罢了,不算大事,三小姐不必放在心上。”

方才只觉得东珠盛气凌人,十足可恶,如今看她被自家主子拎出来赔罪,整个人战战兢兢地,姜沉璧心中也有一丝不忍,“你带下去管教就是了。”

“多谢二嫂子宽宥体谅!”颜卿仪这才露出乖巧笑容来。

姜沉璧被她殷切地送回西苑,一会儿问吃穿用度可缺不缺,一会儿又问她丫鬟婆子使用得可还顺心,一一回答过,临了颜卿仪离开前,还给姜沉璧送了一壶梨花酿。

颜家的小姐何等心高气傲,能好声好气赔礼到这个份上,姜沉璧的心反而更沉了。

她不相信,这些贵族小姐们会这么“宽宏大量知书达理”,恐怕只是先让她放松警惕,等着后面的一击毙命。

但说到底,在修为尚浅的时候,她不愿意无端地树敌。

“少夫人,辰时已过,奴婢先退下了,夫人有吩咐在廊上唤奴婢就是。”

两个青衣丫头估计觉得姜沉璧才入门就被流放此处,多半是个不得宠的主子,伺候也有些敷衍,姜沉璧倒是浑不在意,挥挥手示意她们退下。

颜卿仪倒是投其所好,知道她喜欢酒,便送了酒来,姜沉璧小酌一口,只觉此酒芳醇清甜,花香浓郁而不醉人,不由得贪饮了几杯。

许是夜深,她飘飘然有了倦意,摇摇晃晃地拎着酒壶起身预备就寝,谁知才走过那道回文云锦华帐,斜刺里闪过一道黑影,抓着她的手臂一扯,将她整个人带入怀中!

是个陌生的高壮男人!

小说《夫君莫慌,妾有药方》 第六章 危急暗伏 试读结束。

《夫君莫慌,妾有药方》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小兔文学,关注后回复:夫君莫慌,妾有药方 或者书号:3948 即可阅读全文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