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机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推荐 >

《一介帝王》小说章节免费试读 杨一凡陈玲婧小说全文

2019-10-10 00:19:08   编辑:风苍溪

《一介帝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青豆文学,关注后回复:一介帝王 或者书号:935 即可阅读全文

《一介帝王》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杨一凡陈玲婧的小说叫做《一介帝王》,它的作者是余道人所编写的都市玄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 第5章养身体陈玲婧难以置信地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心里早已经奔跑过了几波草泥马。杨一凡偷偷给陈玲婧递眼神儿,企图让她不要戳穿他的谎言。陈玲婧身体僵硬地站在门边,半晌儿才挤出一个生硬的笑容来。说实在的...

《一介帝王》 第5章 养身体 免费试读

第5章养身体

陈玲婧难以置信地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心里早已经奔跑过了几波草泥马。

杨一凡偷偷给陈玲婧递眼神儿,企图让她不要戳穿他的谎言。

陈玲婧身体僵硬地站在门边,半晌儿才挤出一个生硬的笑容来。

说实在的,她虽然年纪不大,进入社会的时间不够长。

但是,从警校时期,为了藏手机经常在班长面前演戏,可谓是戏精本精了。

陈玲婧将自己的下巴一台,直接快步进了病房。

看了眼躺在床上气定云闲的杨一凡,直接将手里的东西往床头柜上一搁,顺手抄起了水果篮里的水果刀。

生气说道:“才一晚上不见,你就开始勾搭小姑娘了?”

房间里的小护士见此,纷纷目瞪口呆,不出一分钟的时间,整个病房人走楼空。

杨一凡盯着陈玲婧手里的水果刀,咽了口唾沫。

伸手将水果刀取下,额头冒着冷汗,“你是让你帮我演戏,没让你动刀子啊。”

陈玲婧斜了一眼杨一凡,十分不悦说道:“要演戏就往真了的演,我可不会陪你调情!”

杨一凡看着陈玲婧那生气的可爱小模样,不禁笑了笑。

忽而看到了床头柜上的早餐盒,一把拿下来打开。

“咦,这是个什么?水果糖吗?”

说罢,杨一凡早已经将玻璃盒子剥开,直接将里面一颗晶莹剔透的糖块儿丢进了嘴巴里。

陈玲婧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刚想要说什么,只见杨一凡砸吧砸吧了嘴巴。

说道:“什么味儿也没有,不好吃!”

说完,便将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

全程,陈玲婧一直张大着嘴巴,一脸难以置信。

“你,你知道自己刚才吃了个什么吗?”

杨一凡一抬头,只见陈玲婧僵硬着一张脸,一副吃了黄连的纠结模样。

曾经作为帝王的杨一凡,对于女人的心思,他向来没有搞懂过。

如今重新做人了,对女人他还是捉摸不透。

看着眼前这个小妮子这幅举动,脱口而出,说道:“难道不是水果糖吗?”

杨一凡刚说完,陈玲婧突然间扑上前去,掐着杨一凡的脖子,说道:“吐出来,快吐出来!”

杨一凡脸红脖子粗,差点儿喘不过气儿来,一把死死钳住陈玲婧的手腕儿。

怒道:“你丫的为了一颗糖至于吗?等我有钱了给你买一车行不?”

眼看陈玲婧红了眼眶,几滴眼泪马上就要落下来了。

杨一凡这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儿,连忙将陈玲婧拉到一旁坐下,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谁欺负你了吗?”

“你吃的是晶石种子,它靠着你的血液在你的身体内生根发芽,制造能量,但是有个致命的缺点......”

“丫头,你跑这里来了?”

这个时候,毅小天出现在病房门外。

陈玲婧话还没有说完,直接一脸惊讶起身迎接,“师父,你怎么来了?”

这是杨一凡第三次见到这个男人,不知道为什么,从这个男人的身上,他总是能够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压迫感来。

或许是错觉,也或许没有错。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杨一凡对这个男人总是心生提防。

毅小天的手里提着三分早餐,进了门先是将陈玲婧训斥了一番,随后才笑着看向了杨一凡这边。

杨一凡一愣,随即也赔笑着。

“劳烦毅大队长亲自来看我了。”

见杨一凡这么一说,毅小天将手里的一份早餐放在了杨一凡腿上。

笑道:“听说杨小弟伤势恢复的很快,医院上上下下都传遍了,我要是再不来的话,想必杨小弟就成了医院的活试验品了。”

杨一凡挠了挠脑袋,突然间想起了刚刚吃下的那个晶石种子。

随即问道:“陈玲婧说的晶石种子到底是什么东西?”

毅小天一笑,看了眼身后的陈玲婧,随即说道:“没什么,就是一个我珍藏多年的,有助于你伤势恢复的灵丹妙药罢了。”

听毅小天这么一说,杨一凡冷哼一声儿,说道:“毅大队长你就别卖关子了,我想知道这东西的致命缺点是什么?”

“这是晶石种子,本身没有什么致命缺点,无非是一边帮你疗养身体,同时制造出的一半能量归我所用,另一半能量被你吸收,对你本身是没有什么损害的,你放心。”

听毅小天这么说,杨一凡的心里仍旧是有些别别扭扭的。

虽然说是自己一不小心吃下了这东西,但是如今细细想来,一定是他们别有用心才将这东西带到他面前的,这样,怎能不叫他怀疑。

“既然如此,我就多谢毅大队长了。”

杨一凡一边笑着说道,一边将头偏向了陈玲婧。

“你们回去吧,我身体没什么大碍,下午就出院好了。”

“既然如此,警局公务繁忙,我也就不在这里打扰杨小弟了。”

毅小天说罢起了身,转身对陈玲婧说道:“杨小弟是从咱们队里出去遇害的,于情于理都该照顾周全,你今天陪杨小弟安顿好,明天再来上班。”

陈玲婧愣了愣,对于队长的吩咐又不好反驳,点头答应了下来。

毅小天走后,隔壁床的老大爷突然间从被窝探出了脑袋来。

问道:“你们小两口这是闹得哪一出啊,原谅我这个老头看了半天实在是没看懂。”

陈玲婧听此,脸窜红,提着暖壶去打水了。

杨一凡将头靠在床头柜旁边的枕头上,一边剥着手里小护士送来的沃柑,一边说道:“您要真是想知道的话,就回来问她。”

老头仍旧一脸懵,从杨一凡这里要了一半沃柑后,甜丝丝地说道:“我看你俩八成不是相亲认识的吧?这么害羞。”

杨一凡一惊,当即便问道:“您是觉得我也有些害羞了?”

老头将手里最后一块沃柑丢进嘴巴里,意味深长地转身去睡觉了。

杨一凡吃完沃柑,觉得心里别别扭扭的,一直在寻思着这老头刚才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下午,陈玲婧帮杨一凡办理的出院手续后,便回了陈玲婧的房子。

杨一凡倒是十分喜欢这个房子,简约的欧式风格装修,看得出来陈玲婧还是一个隐形的富二代。

不过,对于杨一凡来说,能有个落脚的地方就已经是万幸了。

“房子租金一个月之后我会付清,这一个月期间我会好好爱护这里的一切。”

陈玲婧一边开窗通风,一边说道:“这房子已经很多年没有住过人了,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多住一段时间帮我长长人气儿。”

杨一凡没有说什么,将陈玲婧送走之后,杨一凡便开始了思考钱的来源。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这一点,对于杨一凡来说感受颇深。

虽然在人民医院的时间并不长,但是,这短短时间里也足够杨一凡了解这个世界了。

想着想着,杨一凡走到了窗边。

看着外面的风景,杨一凡才发现这个小区其实十分高档,不管是在绿化还是建筑方面,四处都充斥着金钱的味道。

这个时候,楼上突然间传来一阵儿尖锐的叫声儿。

紧接着,杨一凡只觉眼前一黑,一个身穿纯白衬衫的女人,大刺刺地从楼上掉了下来。

杨一凡一惊,待反应过来的时候,女人一惊从他的面前飘过。

或许是本能反应,杨一凡直接将手伸出,手臂在一瞬间突然间变长,就在女人即将落地的那一瞬间将其抓住。

这个时候,杨一凡只听楼下传来了一阵儿尖锐的叫喊声儿。

杨一凡这才意识到了自己身体的异样变化,连忙将手收回,紧接着将女人从窗外抱到了房间内。

这一系列补救动作,杨一凡用了不到两秒钟时间。

将怀里的女人放到地板上的时候,杨一凡才发现,女人身上的衣服几处已经被撕烂了。

身上几处伤痕,头发湿漉漉,整个人看起来憔悴不已。

杨一凡一时之间竟有些手足无措起来,想到陈玲婧是警察,却又没办法联系她。

眼看着地上的女人昏睡不醒,杨一凡摸了摸颈动脉,发现还有跳动,这才放了心。

不出多久,房间的门便被人从外面敲响了。

杨一凡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个画面来,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手里正提着一把刀站在门外,目光凶狠,活脱脱的亡命之徒。

杨一凡不明白自己的脑海里为什么会突然间冒出这个画面来,但是当杨一凡走到门边,手刚刚碰上门把手的那一瞬间。

脑海里突然间出现一个声音来,“别开门!”

吓得杨一凡赶紧后退几步,怒道:“什么人,谁在说话!”

那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戛然而止了。

“咚咚咚!”

门被人从外面锤地响声巨大,杨一凡下意识地警惕了起来。

弓着身子透过猫眼向外面望去,透过这个小孔,杨一凡一眼便看到了站在门外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

男人面相凶狠,脸上写满了愤怒和不耐烦,同时,杨一凡也注意到他的右手上果真握着一把长刀。

杨一凡下意识伸手捏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生疼的感觉告诉他这并不是梦。

只是,杨一凡一时半刻仍旧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刚刚的脑海中会出现那个画面。

难道,他拥有一种预知未来的超能力?

杨一凡后退几步,回到女人身边,发现此时女人已经醒了。

“是你救了我?”

女人看了眼破碎的窗玻璃,一脸劫后余生的表情,对杨一凡充满了感激之情。

“举手之劳而已,我看你伤势挺重,没事儿吧?”

女人牵强地笑了笑,从地上撑着身子独自一人站了起来,“别开门,他会杀了你的。”

“他?是谁?”

杨一凡想到门外那个亡命之徒,警觉事态不太对。

小说《一介帝王》 第5章 养身体 试读结束。

《一介帝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青豆文学,关注后回复:一介帝王 或者书号:935 即可阅读全文

第6章 案发现场

第6章案发现场

这个时候,女人似乎并不想去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而是房间里焦急找着什么东西。

“手机呢?赶紧报警,否则他一定会杀人灭口的,我还不想死不能死!”

杨一凡愣在了原地,实在是想不明白女人所指的手机究竟为何物。

女人找了半天,仍旧没有找到,“赶紧打电话报警啊,愣着干什么!”

“电话?电话是什么?”

女人一惊,盯着杨一凡的眼睛,半晌儿突然间莫名其妙笑了起来。

“你该不会是远古时代穿越过来的人吧?怎么可能连电话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啊!”

杨一凡挠了挠脑袋,有些尴尬。

女人只好作罢,似乎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跟杨一凡掰扯这些。

跑进房间里,拿到座机,刚想拨通电话,却发现电话线已经被切断了。

女人气呼呼从房间里跑出来,怒道:“你到底是个什么人啊,家里怎么什么东西都不能用?”

杨一凡再次尴尬一笑,说道:“这是我朋友的房子,暂时租给我的,今天刚刚搬进来。”

女人听后,愣了半天,而后绝望地往面的沙发上一躺。

“你真是我的克星啊!”

话音刚落,门边处突然传来一阵儿钥匙扭动的清脆声音来。

女人突然间从沙发上坐起来,惊恐再次爬上了脸颊。

冲到杨一凡面前,“我是肖氏集团人,你要是能救我的话,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杨一凡看着眼前求生欲如此强烈的女人,不免叹了口气儿。

说道:“这么快亮出自己的身份,就不怕我绑架你?”

女人一听,连忙向后退了几步,“你......”

杨一凡见此,勉强一笑,“逗你的,跟我来。”

其实,早在将这个女人救回来之后,杨一凡就已经想好了出路。

既然唯一的出口被人堵上了,那么他就只能使用极端手段了。

不等女人反应过来,杨一凡直接将女人横抱起来,走到窗边,轻轻一跃跳了下去。

女人双手死死地抓着杨一凡的肩膀,骂道:“你丫的!”

杨一凡嘴角一勾,自从发现自己的手臂能够无限制变长之后,杨一凡也打算自己能不能拥有其他令人匪夷所思的技能。

果然,只有在逼迫着自己面对极端危险的时候,身体内的技能就会自动出现。

杨一凡抱着女人从窗口跳下的时候,只觉肩膀上一痒,紧接着眼前一黑,一对黑翅突然间出现。

借助翅膀的力量,杨一凡直接仰头向上飞,很快便落到了楼顶天台上。

“好了,下来吧。”

女人微微睁开眼睛,待看清眼前的风景之后,差点儿昏过去。

杨一凡微微一愣,看着自己此时正站在天台边沿处,从下面刮上来的风十分凶猛。

“抱歉。”

杨一凡走到安全区域,将怀里的女人放了下来。

女人回过神儿来,睁开眼睛,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杨一凡背后那对黑色大翅膀。

结结巴巴问道:“我这是在做梦吗?”

杨一凡这才意识在自己的翅膀还在,连忙将心沉了下来,肩膀上翅膀这才消失不见。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女人的脸上半是吃惊半是惊恐,杨一凡哭笑不得,“你安全了,我也该走了。”

“等等!”

女人这个时候从地上爬起来,“我肖玲玲从来不喜欢欠人人情,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或者你明天来肖氏集团找我,我等你。”

杨一凡接过肖玲玲手里的明信片,“杨一凡,后会有期。”

离开天台,下了楼,杨一凡看到走廊里满是鲜血。

心里一颤,连忙返回天台,发现肖玲玲已经不在了。

再次折身下楼,找了家便利店借了手机拨通了明信片上的电话号码,但是对方却是无人接听。

杨一凡没有办法,只好打了个辆出租车前往了警察局。

陈玲婧坐在警察局大门的台阶上出神儿,遥遥望见杨一凡出现,连忙跑了过去。

杨一凡下了车,见到陈玲婧就像是见到了救命稻草一样,“车钱五十。”

陈玲婧笑着看了眼杨一凡,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掏出钱包付了钱。

“来之前也不打声儿招呼?”

陈玲婧一脸轻松,似乎见到杨一凡,正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杨一凡没有做多少解释,直接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详细说了一番。

陈玲婧一听,连忙带着杨一凡跑进了大楼。

毅小天不在,陈玲婧做了个简单的笔录之后,连忙带人前往案发现场。

杨一凡被留在了警察局,推开毅小天办公室的门,杨一凡径直拿起了桌上的一份文件书。

对于毅小天的办公室杨一凡本是没有什么兴趣,但是他的桌子上一份以杨一凡姓名命名的文件书,不得不让杨一凡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投放到上面去。

这个男人,到底想要从他身上得到些什么?

杨一凡打开文件书,草草看了第一页的内容,发现是对他吃下晶石种子的各种反应的记录。

看到这里,杨一凡只觉自己通体生寒。

自己就像是别人手中的一份试验品一样,一举一动,任何反应都被一点一滴地监视着。

杨一凡浑身不自在,刚刚翻开第二页的时候,门外响起了一阵儿急促的脚步声儿来。

杨一凡一惊,连忙将手中的文件书往桌面上一搁。

陈玲婧推门而进的时候,吃了一惊,但是在见到杨一凡的时候,急促说道:“出大事儿了,需要你的帮忙。”

杨一凡跟陈玲婧离开了警察局后,陈玲婧开着警车,直奔郊外。

杨一凡心里好奇,还没开口问清楚,只见陈玲婧从盒子里拿出一块儿手机来。

“其实我知道你,在我们这个世界里没有通讯工具的话,要想找一个人很是麻烦,这个新手机你先用着,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问我。”

陈玲婧没有给杨一凡任何说话的机会,交代完之后,继续补充说道:“肖氏集团的千金大小姐肖玲玲前几天被人绑架了,但是肖家碍于面子并没有第一时间通知警察。”

说到这里,陈玲婧转头狐疑看了眼杨一凡之后,问道:“昨天你跟肖玲玲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杨一凡本不想提昨天的事情,但是见事态严重了,便说道:“肖玲玲坠楼,我出手救了她而已。”

陈玲婧的脸上闪过一丝醋意,继续开车,说道:“绑匪凶悍,要价不成就想要撕票,正巧被你截了胡,这才救了肖玲玲一命,不过......”

说到这里,陈玲婧突然间默不作声了。

杨一凡最是讨厌别人将话说一半就不说了的作风,“什么?”

“不过,我跟师父都去过案发现场,看到了黑魔的踪迹。”

杨一凡一愣,“所以说,我们现在是去找黑魔了?”

“到了你就知道了,师父已经在老房子等我们了。”

陈玲婧将车子开得飞快,似乎正等待他们的那件事情很是急迫。

从繁华的大都市,到冷冷清清的郊区小街道上,路上能够看到的人是越来越少。

不过,杨一凡孤身一人来到这个新世界,他什么也没有,自然更加不怕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陈玲婧的车技算不上好,至少对杨一凡这个什么都不懂的人来说,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可谓是提心吊胆。

好在陈玲婧终究还是个女孩子,将车子开得再烂,也阻拦不了他们到达目的地的时间。

陈玲婧将车子停在郊区一栋独立别墅大门前的时候,杨一凡特地注意了一下车子上的时间。

现在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按照这个时间点儿来算的话,天马上就要黑了。

他们俩人在路上耽搁的时间太长了点儿,眼瞅着远处山峰落下了黑影儿,杨一凡有些提心吊胆起来。

毅小天的身影儿很快出现在黑色的大铁门后面,陈玲婧看了眼,脸色白了不少。

“怎么了?”

杨一凡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儿,连忙将头别过去,想要顺着陈玲婧的目光向外面望去。

但是陈玲婧却以极其快速的速度,将身子一侧,挡住了杨一凡的视线。

“别看,是幻影!”

杨一凡一愣,但是已经为时已晚了,陈玲婧的小小身躯怎么能够挡得了杨一凡的视线。

杨一凡一抬眼,就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车窗外面的毅小天。

只是这个时候的毅小天,阴沉着一张脸,如同行尸走肉一样。

跟杨一凡曾经见过几次面的毅小天,神态完全不一样。

刹那间,也仅仅只是这么一眼,杨一凡只觉自己的身体就像是被电流击中了一般,大脑突然间一片空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杨一凡醒来的时候,身体旁边正燃烧着一大堆的草木。

突然,头顶一暗,毅小天那张脸映入了杨一凡的视线之内。

“醒了?”

杨一凡猛然间从地上惊坐而起,往后退了退,问道:“你到底是人是鬼!”

“噗哈哈。”

陈玲婧听到声音笑了起来,走过来的时候,将手里的烤兔肉递给了杨一凡。

说道:“都说了让你别看那幻影儿了,你偏不听,这下倒好,被黑魔迷了心智了吧!”

杨一凡不明所以,疑惑问道:“你不是也看了?你怎么没有事情?”

毅小天意味深长地一笑,突然间插话说道:“她是她,你是你,但凡是被黑魔看上的人,是没有什么抵抗力的。”

听毅小天这么一说,杨一凡只觉自己甚是倒霉。

什么叫他是被黑魔看上的人?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

毅小天往旁边一坐,盯着面前不断燃烧着的火堆,思索了半天。

好容易开口的时候,只听树林中刮起了一阵儿狂风来。

“不好!”

毅小天惊坐而起,独身一人朝着那狂风四起的树林中跑去。

小说《一介帝王》 第6章 案发现场 试读结束。

《一介帝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青豆文学,关注后回复:一介帝王 或者书号:935 即可阅读全文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