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小说网

农门娇之妆色生香全本资源下载APP 宁楚楚顾寒生完整未删减版

2019-08-18 12:41:56 小说推荐 124 ℃

《农门娇之妆色生香》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海豚文学,关注后回复:农门娇之妆色生香 或者书号:4272 即可阅读全文

点击阅读

《农门娇之妆色生香》小说简介

新书推荐,《农门娇之妆色生香》由小叶子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宁楚楚顾寒生,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进屋时顾寒生还在自己屋里,想来也是,以他的性子怎么可能会去在意村里的那些杂碎事情。宁楚楚想了想,决定先把二老安置在自己屋里。“娘,我们先把爹扶进屋里去歇一会儿,”宁楚楚道,“我刚刚从镇上回来,买了好...

《农门娇之妆色生香》 第十二章 顾家的女主人 免费试读

进屋时顾寒生还在自己屋里,想来也是,以他的性子怎么可能会去在意村里的那些杂碎事情。

宁楚楚想了想,决定先把二老安置在自己屋里。

“娘,我们先把爹扶进屋里去歇一会儿,”宁楚楚道,“我刚刚从镇上回来,买了好吃的,正好你们可以补一补。”

宁母眼泪汪汪的看着她,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宁楚楚看着心酸极了。

现代时,她也因为忙着打拼忽视了母亲,最后虽然事业有成但是母亲却没享到几年福就去世了。

“好了,娘,您别再胡思乱想了,以后在顾家还要麻烦你照顾我和寒生呢。”

“诶!”宁母道,忽然又想起什么,“我和你爹来,寒生知道吗?”

宁楚楚面色有些尴尬,但是怕宁母多想还是道,“知道呢!放心,寒生很宠我的,我说什么他都会答应的,您先在这儿歇一会我去做饭。”

宁楚楚找了个借口出门,想着得私下去跟顾寒生说说。

没先去灶房做饭,宁楚楚抓了一把顾寒生平常喝的药,熬好后端到他屋里。

见着她进来顾寒生在桌前睨了她一眼,没说话。

宁楚楚走过去,把药放下,手不自然的捏着裙角,“那个……我有事要通知你。”

“通知?”顾寒生抬眉看了她一眼。

“哎呀,就是告诉你!”宁楚楚胡乱道,这么求人还真是不习惯。

“什么事?”

“我爹娘过来跟我们一起住,你看……”宁楚楚说的有些理亏,毕竟这是古代,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少见的谁把爹娘带回婆家。

顾寒生没答话,端起药闻了闻,表情颇为嫌弃。

宁楚楚以为他马上就要拒绝,正想着自己是不是要考虑找什么办法威胁一下他,却听他忽的开口,“这种事情你自己决定就好,现在顾家的女主人是你,你想做什么都行。”

宁楚楚愣住。

这话是从顾寒生嘴里说出来的?

发呆间顾寒生已经一口气喝完药,将空碗递到她跟前。

宁楚楚怔了怔,低头瞧见他微微皱着眉,估计是刚才被药给苦的……

顾寒生又低着头开始看书,显然是逐客令了。

宁楚楚知趣的拿着碗离开,走到门口顿了顿,朝着屋里喊了句,“顾寒生,”

“怎么?”顾寒生从书案前抬头,

宁楚楚抿了抿嘴,“谢谢你啊。”

说完转身就跑了,只看见一抹裙角。

顾寒生看着门口的位置,笑着摇了摇头。

晚饭做了好大一会儿,排骨香味浓郁,宁楚楚把饭菜端上桌,先去喊了宁父宁母,又准备了食盒给顾寒生送进屋里单独吃。

盛了满满一大碗汤,又夹了最大的几块肉,宁楚楚忽然想起什么,从包袱里找出两包用黄油纸包着的东西,打开一看是好多黄灿灿的蜜枣,光是闻着味道就甜了,宁楚楚单独找了个小碗拿筷子夹了几颗一起放进食盒,这才送进去。

吃完饭宁楚楚先去找了村里的大夫过来给宁父看病,开了些药,又花去了接近一两银子。

想到顾寒生说的顾家由她安排,宁楚楚便直接让宁父宁母搬去了顾家二老曾经住过的屋子里。

一天从早忙到晚,宁楚楚累的不行,烧了些水打算好好泡个热水澡,正好前些日子还留了些花瓣精油给自己单独用。

只放了一小瓶花瓣精油到浴桶里香气便浓郁的不行,闻着人就舒服了一大截。

宁楚楚满意的褪去衣裳,一只脚刚踏进水里忽的听见外头一阵响,像是有人撞上了窗子,侧头一看果然看见一个黑影,就立在她窗前,窗户还打开着。

“啊!”宁楚楚大喊一声,抱住胸前。

小说《农门娇之妆色生香》 第十二章 顾家的女主人 试读结束。

《农门娇之妆色生香》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海豚文学,关注后回复:农门娇之妆色生香 或者书号:4272 即可阅读全文

第十三章 这什么男人啊

“怎么了?”隔壁宁母房里传来声音,准备过来看看怎么回事。

宁楚楚刚准备说有liumang闯进门了,那道黑影居然直接从窗外翻了进来,一把捂住宁楚楚的嘴。

“唔……”宁楚楚被他从背后捂住嘴,挣扎着,心想难道她这么快就要……

老天爷啊,不带这么开玩笑的吧?

正想着忽然身上一松紧接着自己的身子便被用布裹住了。

“闭嘴。”身后的声音带着一丝不耐烦。

怎么这么熟悉?

“顾寒生?!”宁楚楚转过头一看,气愤的指着他,“你偷看我洗澡!”

顾寒生脸色有不自然的红,语气却还是冷冷的,理所当然道,“你自己洗澡不关窗,我只是……”

“楚楚,怎么了?”门外宁母的声音响起,顾寒生没再说话。

两个人站在昏暗的等下,宁楚楚头发上还滴着水,身上裹着一件被单。

“楚楚!”宁母敲门。

宁楚楚反应过来,忙道,“哦,没事,娘,外面偷吃的野猫跑进来了!”

“哦,好,你也早些歇着。”外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显然是宁母已经离开。

宁楚楚瞪了顾寒生一眼,也转身到屏风后穿上衣裳,出来时顾寒生已经离开了。

她愣了下,随即腹诽,这家伙神出鬼没的,竟然还会穿窗而入,等等……他不是病秧子吗?怎么这高难度的动作也会?

难道他是装的?那装得也太像了点吧,都可以给奥斯卡小金人了。

“哼哼,伪君子!”

恨恨地对着关上的窗户低骂了一声,回到床上,倒头就睡,管他是不是演的,她只要赚钱了,就能够在这个世界立足。

没再理会这个小插曲,宁楚楚这一晚睡得特别香甜。

第二天一早宁楚楚早早爬起来,趁着露水还没消散前赶紧拿起背篓就上山去了。

这时候的花最是新鲜,用来做的水粉胭脂颜色最是好看。

现在家里的开销多了,她得多存些钱,上回买回来五十个小瓷瓶,先做十瓶染唇液拿起张妈妈那里看看,如果销路真的好,说不定她也可以尝试着像那个什么雅芳斋一样开个店铺,重新有自己的品牌。

采了满满的一篓花,下山时太阳也才升起来,村里不少人家传来炊烟。

宁楚楚也觉着肚子饿的不行,想着待会儿做些什么吃好,谁知一进门就闻见一股香味。

原来是宁母已经做好了早饭,宁楚楚看着桌上的面饼和小菜,心里一阵满足,这才是家啊。

“楚楚,”宁母敲了敲桌子,“别关顾着自己吃啊,给寒生送些去。”

“唔……”宁楚楚刚才太饿,一下子忘了给顾寒生送饭这事,现在宁母一提起来,她忽然间想起昨晚夜里他翻进自己屋里的事情,脸刷的红了。

“想什么呢?去,把这碗粥给他送去。”宁母道。

“哦,”宁楚楚接过粥,走到顾寒生房间门口脚步却顿住。

待会儿进去怎么办?

直接把粥放下就走?还是说些什么?

正想着门忽然间从里面打开。

宁楚楚吓了一跳,退后几步,端紧了自己的碗。

“一大早上你干什么啊?”宁楚楚道。

顾寒生站在她跟前,不说话,依旧是那副冷清的模样,一双漆黑的眸子却只定定的看着她。

宁楚楚对上他的眼睛,脸一下子不争气的红了。

正尴尬着不知道说什么时,顾寒生却忽然伸手拿过她手里的碗直接转身进屋。

宁楚楚:“……”

这什么男人啊?

宁楚楚恨不得一巴掌拍自己脑门去,她刚才的脸红是怎么回事?

对着这样一块大木头还是冷冰冰的大木头她居然玩起了少女心思?

罢了罢了。

谁让他长了那样一张迷惑人心的脸呢?

宁楚楚安慰自己道,转身准备离开,却忽然听见屋里传来一道不大的声音,“昨天的蜜枣挺甜的。”

小说《农门娇之妆色生香》 第十三章 这什么男人啊 试读结束。

《农门娇之妆色生香》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海豚文学,关注后回复:农门娇之妆色生香 或者书号:4272 即可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