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小说网

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傅寒生岑欢章节目录完整版

2018-10-19 11:13:30 小说推荐 143 ℃

>>>>点击阅读《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全部章节

《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傅寒生岑欢的小说叫做《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它的作者是八卦一姐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岑欢爱过傅寒生,哪怕事过境迁之前——傅寒生送她进过监狱,一把火烧过她的画室,拆散过她满心期待的婚礼,甚至还当着她未婚夫的面说过:“岑欢,还是你的身体我用的最舒服。”-岑欢爱过傅寒生,只是时过境迁之后...

《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 第1章 傅寒生,我知道错了 免费试读

岑欢爱过傅寒生,哪怕事过境迁之前——

傅寒生送她进过监狱,一把火烧过她的画室,拆散过她满心期待的婚礼,

甚至还当着她未婚夫的面说过:

“岑欢,还是你的身体我用的最舒服。”

-

岑欢爱过傅寒生,只是时过境迁之后——

她却穿着一身血迹斑斑的白色婚纱,坐在一辆四分五裂的车里,

她眉目凄楚,笑容却明媚地说:

“傅寒生,我现在什么都没了,连命都没了。我求你,算我求你,放过我吧。”

……

夜色深沉,车子下了高速,驶入一片晦暗的小森林。

傅寒生从驾驶座上下来,把浑身沾满鲜血的岑欢拖下副驾驶座。

岑欢的脚哆哆嗦嗦地不听使唤,她卯足了劲站直身体,任由自己被傅寒生拖着,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冷酷阴暗的脸色,一遍又一遍地解释,“寒生,不是我,不是我撞死她的。是她的车自己凑上来的,我没有撞她,我真的没有……”

远方传来的警报声愈来愈近。

傅寒生恍若未闻,他打开后座车门,毫不怜香惜玉地把岑欢扔进里面,他身上一沉,直接盖到了她才刚成年的身体上。

岑欢怕极了,她从来没见过傅寒生这幅可怕狠厉的表情。她瑟瑟发抖地往后退,努力缩成一团,一边使劲摇头,一边一次又一次哀哀地重复,“寒生,我是讨厌余静静,可是我真的没有去撞她,我没有……”

傅寒生两眼猩红,直接上手去撕她身上的连衣裙,岑欢眼泪跟冲出大坝的洪水一样汹涌,她哭着要躲,高声求饶:“寒生,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不要这样……”

傅寒生一腿压着她的两条腿,举高她的双手,居高临下,厉声讽刺道,“你做错了什么了?我的欢欢,你不就希望我上了你吗,嗯?床上这种地方哪够刺激,你就在你撞死静静的这辆车上,好好享受我对你的爱!”

警报声更近了。

岑欢吓傻了,惊呼救命,两手用力去护住自己的衣服,“傅寒生,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要这样,我不要这样!我进监狱,我接受惩罚,我什么都做,你不要这样对我,我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

傅寒生动作不停,口气愤懑又轻佻,“岑欢,你现在还害羞什么?嗯?以前是谁没脸没皮成天贴着我,是谁连我用过的废纸都要藏起来,是谁脱光了爬我的床想被我上?嗯?我现在满足你这个愿望,怎么,你不开心么?”

最后一点遮羞的破布料在傅寒生手里飞灰湮灭,傅寒生毫不留情地身体一沉,岑欢直接从胸腔里撕心裂肺地发出了“啊”的一声。

她被她最爱的男人,用这种生不如的方式给欺负了。

她像是一朵泥潭里出落得清新艳丽的鲜花,却被无情的车轮碾压倾轧,直接碾碎了她的心,她的爱,她一片片漂亮的花瓣。

岑欢到最后,双眼空洞,怔怔地看着车顶,破了皮的嘴唇一声接一声讨饶,“我知道错了,我说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喜欢你了。我再也不敢了。为什么还是不放过我?”

报警声已经近在咫尺。远方的天空响起阵阵惊雷声。

傅寒生冷冽地看她一眼,抓过她一个脚踝,把衣不蔽体的岑欢像扔个垃圾一样,扔下了车。

傅寒生从另一个车门下车,走回驾驶座,没有回头,开车飞快离去。

岑欢痛呼一声,拖着残破的身体踉踉跄跄地追上去,一边哭一边叫,“寒生,不要走!不要留我一个人,不要这样……”

雷声越来越响,倾盆的大雨哗啦啦的浇下来,在路面上积起一层厚厚的白雾。

两名女警察从警车里下来。一名女警走到岑欢身边,给岑欢披了一件外套,举过伞替岑欢挡去她头顶的雨。

另一名女警则拿一副手拷拷住了岑欢的双手,说:“岑小姐,我们以蓄意杀人罪正式逮捕你。”

>>>>点击阅读《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全部章节

第2章 给梁姝擦干净

五年后。

女狱警对岑欢交代了几句,大概是希望她记住教训,忘掉过去,以后重新做人。岑欢温婉一笑,跟她致了谢,挺直背脊昂首挺胸一步步走出了这个阴森的大牢笼。

岑欢站在大太阳底下,第一次意识到,原来阳光可以温暖漂亮到这种地步。

岑欢没有家,她父母早年双亡,她是被傅寒生的父母带大的。可现在她却无论如何也回不去傅家了。

岑欢手里只有监狱里做劳动积攒的两百块钱,她不敢花钱坐公交,就一直沿着一条路走。走到闹市区沿着步行街上的店铺,她开始看招聘公告。岑欢发现一家装修一般的馄饨正在招洗碗工,她想了想,走到路边一辆停着的车边上,对着车窗户整理自己的衣服和容貌。

她对着玻璃窗练习了几次微笑,觉得状态差不多了,刚要转身的瞬间,车窗缓缓降落了。

车窗里露出一张岑欢怎么也想不到的脸。

傅寒生。冷着脸面无表情的傅寒生。

还有副驾驶座上她从小玩到大的闺蜜,梁姝。

岑欢猛地一惊,脸色刷白。那些闭着眼都能想起的,傅寒生对她做的一切,再一次浮现在眼前,岑欢想也不想,转过身赶紧跑。

梁姝似乎很关心她,出车门拉住她,“欢欢,你别跑啊。欢欢,你出狱了吗?你这些年在监狱里,都不肯见我,我一直很担心你。”

周围的人似乎若有似无地把目光停留在岑欢脸上。

岑欢咬着嘴唇不言语。梁姝若是真的担心她,又岂会在她含冤入狱之后,趁着余静静死了,赶紧和傅寒生在一起;若是真的担心她,又怎会在大街上一次又一次地提起监狱这个词让周围人看轻她。

梁姝还在说:“欢欢,你在监狱过得好吗?在里面有没有人欺负你?”

还在提监狱。

周围人开始窃窃私语,纷纷认为岑欢是个十恶不赦的牢监犯。岑欢最害怕周围的人用这种眼光看她,她用力推开梁姝的手,“我不用你管。”

说着,快步离开。

梁姝却因为被岑欢一推,竟直接被推倒在地,她轻呼一声,却赶紧跟车里的傅寒生解释:“寒生,我没事。我想欢欢也不是故意的。”

岑欢逃走的脚步微微一僵。

傅寒生脸色沉沉,他下了车摔上车门,快步走到岑欢边上,单手拷住岑欢的手肘,用力一拽,把岑欢几乎是甩到梁姝跟前。手肘上的力道让岑欢痛的脸都快要扭曲得变形。

他冷冷道:“给梁姝道歉。”

梁姝站起来,似乎是好心地帮岑欢解围,“寒生,可能是欢欢刚出狱,还没适应,我没什么事,就不要为难欢欢了……”

傅寒生盯着岑欢,重复,:给梁姝道歉。“”

五年未见,再次重逢。

岑欢怎么也没想到,傅寒生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毫不留情地让她给梁姝道歉。若是从前,她一定会据理力争,证明自己肯定没把梁姝推到,可是如今,岑欢已经没有力气再在傅寒生面前嚣张跋扈,就像她早已经没有力气跟傅寒生证明她并不是撞死余静静的凶手。

岑欢咬了咬下嘴唇,卑微地低着头,轻声说:“梁姝,对不起。”

傅寒生接着说:“梁姝鞋子上沾了灰,你替她擦干净。”

>>>>点击阅读《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