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小说网

长相思来长相恨小说试读 傅念笙纪遇深小说全文章节列表

2018-10-19 10:18:35 小说推荐 102 ℃

>>>>点击阅读《长相思来长相恨》全部章节

《长相思来长相恨》小说简介

主角是傅念笙纪遇深的小说叫做《长相思来长相恨》,本小说的作者是猫小北所编写的短篇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 夜里,起风了。纪遇深杯中的红酒摇晃着,酒红色的液体在昏暗的灯光下,透着一幕幕抹不去的记忆。灰色铁盒里的药剂,已经用完了,那今晚她不会出现了。没有你的夜晚,时间每走动一分钟,都觉得漫长。合上眼,他耳边...

《长相思来长相恨》 第5章那个孩子有四岁多了 免费试读

夜里,起风了。

纪遇深杯中的红酒摇晃着,酒红色的液体在昏暗的灯光下,透着一幕幕抹不去的记忆。

灰色铁盒里的药剂,已经用完了,那今晚她不会出现了。

没有你的夜晚,时间每走动一分钟,都觉得漫长。

合上眼,他耳边还能听到她的声音,那么远,却又那么近。

“纪遇深,你相信我……我没有撞她,我真的没有!”

“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为什么……”

为什么。

他也想问自己一句,为什么。

若时光能倒回,回到那一天,她红着眼求他相信她的那一天,该多好。

届时他会吻着她的眉目,告诉她——

念笙,别哭,我信你。

这个世界上,我只相信你。

我的念笙。

谢子商的电话打来时,打破了这一刻的死寂。

男人眸色深谙,睨着那香槟色窗帘因为晚风而晃动的流苏,那是她亲自选的窗帘。

她说喜欢风一来,窗帘吹起流苏飘飘摇摇的样子。

曾经等风来,就像在牢狱中,等他来。

“查到了,那个女人叫叶笙歌,梁情的朋友,以前在桐市生活,一场车祸失忆了,单身妈妈带着一个患有骨癌的女儿。”

谢子商说到后面时,有意停顿了一下,纪遇深啖了口红酒,眸色深深——

“继续说。”

“……那个孩子有四岁多了,叫叶幺幺。”

叶幺幺。

——纪遇深,以后我们要是有了孩子,不管男孩女孩,小名就叫幺幺。

——不好听。

——哼,反正我喜欢。

是谁曾在他怀里眉目染悦,轻声呢喃,如今历历在目。

……

叶笙歌在夜色工作的第三个晚上。

经理匆忙赶来,扔下了一句哈,让梁情和她都震惊了。

“笙歌,有人点了你的酒,快去送!”

点她的酒?

可她才来两天,都是跟着梁情卖酒,怎么会有人专门点她呢。

虽然不知道是谁点了她的酒,但这是好事,至少她能卖出酒了,没有梁情帮她,她也可以的。

几分钟后。

笙歌端着酒,去了那指定的包厢里,象征性的敲了敲门,就进去了。

可是在看清包厢里的男人长相时,盈眸中泛起一抹涟漪,这人……不就是那晚上开车跟着她的男人么?

虽然只见过一面,可笙歌对男人的那双深黑色瞳孔太过熟悉了,就好像似曾相识,却又不自知。

“叶笙歌……”

她的名字,从他薄唇之间溢出,嗓音中染着的暗哑,透着薄凉之意。

笙歌抿唇点头,却不敢再抬眼去看他,隔着几米的距离,她都能感受到来自这个男人身上不言而喻的威慑力。

纪遇深重瞳眯着,凝着眼前的女人,她就在站在那里,不敢动,眸中微微的怯弱,没有丝毫的掩饰。

那种陌生的害怕,是装不出来的。

“过来。”

仅此两字,却让人听了心颤,不单单是因为畏惧,还有……那种莫名的情愫,让笙歌迷惘,可脚步却不听使唤的朝那人走去。

深黑色的瞳孔从未离开过她,即便是低着头,笙歌也能感觉到那太过炙热的目光在看着她。

>>>>点击阅读《长相思来长相恨》全部章节

第6章我是你的丈夫

她屏气,在桌子前俯下身子,开了酒,在杯中加了两块冰,酒红色的液体缓缓倒入杯中。

这一系列的动作并不熟络,但至少没出什么差错。

这包厢安静得出奇,只有他和她两个人,笙歌倒完了酒,就想起身离开。

刚转身要走,身后那人的声音带着几分冷肆幽幽传来——

“急着走,嗯?”

这次她是听出来了,这个男人似乎并不是点她酒这么简单。

“这位先生,你还有什么需要吗?”

没有回头看他,只是出声询问。

就算有需要,也是她满足不了的,她只是个卖酒的人,并不是陪酒的人。

听到那走近的声音,笙歌眸子一颤,能感觉到男人靠近的气息,回过头却已经晚了,那人和她之间的距离不到一米之间。

昏暗的灯光下,她能清楚的看到男人眼中的那抹猩红,心一紧,脚步连连往后退。

他却步步逼近,直到女人的身子抵到了冰冷的墙面上,再无退路。

抬眸的那一刻,男人的气息压迫而下,有力的大掌扣住了她的腰身,骨节分明的手指挑起她的下颌,双目相视,她眼中的慌乱,他眸中的深谙,在这一刻就此静止。

左心房的位置,跳得好快,从未有过的感觉,竟然会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带给她的。

“傅念笙,你真狠。”

傅念笙,你真狠……

你比任何人都要狠。

“什么……唔。”

笙歌还没问出口的话,已经被男人倾覆下来的吻,给尽数淹没。

她瞠目,唇上的温度,有些温,有些凉。

叶笙歌被一个陌生男人给强吻了……

而且还是以这种无法逃脱的壁咚姿势,一双盈眸睁大,却是身子像是不会动弹了那般怔在原地。

她是怎么了,为什么竟然没有丝毫想要推开这个人的冲动呢。

明明,不该这样的。

那吻越来也深,甚至带着几分惩罚性的侵占,桎梏住她腰身的大掌紧扣的力道也越来越深。

“唔……”

最后的最后,她还是从那莫名的沉沦之中恢复了理智,用尽全力想要推开这个男人。

“你认错人了!”

什么傅念笙,她根本不认识啊……挣扎的力道却抵不过男人的一半力气,笙歌喘着气,手腕被这人扣紧,怎么挣都挣不脱。

“我叫叶笙歌,只是个送酒的!”

女人眼中的紧张与陌生,还略带着的惊恐,是无法伪装的。

对,她失忆了,把过往的一切,都忘了。

此刻全新的她,不记得他的她,就在眼前。

垂眸看到女人的手腕上,那若隐若现的伤疤,让他暗了眸色。

当年,傅念笙割腕自杀,为的只是用性命换他能来见她一面。

记忆可以抹去,但伤疤抹不去。

“这位先生……”

“我叫纪遇深。”

纪遇深……

又是这个名字,梁情曾经提过。

不想下一句话,让叶笙歌彻底石震了——

“我是你的丈夫,你孩子的父亲。”

丈夫,孩子的父亲?!

叶笙歌想,这个世界,也许疯了。

>>>>点击阅读《长相思来长相恨》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