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小说网

长相思来长相恨(主角傅念笙纪遇深) 长相思来长相恨在线阅读

2018-10-19 10:16:08 小说推荐 179 ℃

>>>>点击阅读《长相思来长相恨》全部章节

《长相思来长相恨》小说简介

主角是傅念笙纪遇深的小说叫《长相思来长相恨》,它的作者是猫小北写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幺幺又疼了,病痛的折磨,已经让一个四岁的女孩承受了太多,她甚至不喜欢说话,安静的时候仿若不存在那般。“是不是又疼了,是这里疼吗?”每次看到女儿疼得泣不成声,笙歌心又何尝不痛,可是她不说哪里疼,只是抱...

《长相思来长相恨》 第8章他是被她遗忘的丈夫 免费试读

幺幺又疼了,病痛的折磨,已经让一个四岁的女孩承受了太多,她甚至不喜欢说话,安静的时候仿若不存在那般。

“是不是又疼了,是这里疼吗?”

每次看到女儿疼得泣不成声,笙歌心又何尝不痛,可是她不说哪里疼,只是抱着自己,嚎啕大哭。

等那疼痛渐渐过去,那楚楚可怜的小人儿才动了动唇,告诉她——

“妈妈,幺幺不疼了,你别哭……”

“我不哭,可你下次疼的时候别忍着。”

这样的一幕,让一旁的梁情看了,沉思许久。

孩子的病,已经不能再拖了,当务之急是给孩子住院,接受治疗。

那救命的钱,靠一点点挣,根本来不及。

除非——

“笙歌,现在纪遇深是你唯一的出路了。”

纪遇深,听到这个名字,叶笙歌心中依旧彷徨,她看向梁情,不懂对方的意思。

“如果纪遇深真的是被你忘记的丈夫,那么……”

“不可能!”

不等梁情把话说完,她已经出声打断。

她现在并不想再听到那人的名字,那对她而言,就是个陌生人,她不能接受。

“笙歌你听我把话说完,就算是万分之一的可能,为了幺幺,你都要去试一试。”

为了,幺幺?

纵使你畏惧害怕,如若那是真实,怎么躲也躲不掉的。况且,没有什么比孩子的健康更重要了。

纪遇深的出现,也许就是幺幺的救命稻草。

……

夜色。

谢小爷噙着笑,看着难得温顺的女人,给他倒了酒后,就在一旁也不跑,平日里早就没影了。

“小情人,想通了?”

谢子商看中的女人,就没有得不到的。

“你误会了,我是有事想问你。”

并不是,他以为的那个意思。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给小爷亲一口,就告诉你。”

“……”

呸,果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流氓!

几分钟后,包厢里传来女人的低骂——

“谢子商,你手摸哪儿呢,**!”

“当然是摸该摸的地方了。”

“你!”

于是乎,梁情几乎是牺牲了色相,总算是把事情都了解了一遍。

谢子商不会骗她,纪遇深也没有骗笙歌。

“你说的是真的?笙歌真的是……那个傅念笙?”

“不骗你。”

男人好看的食指勾了勾女人的下颌,轻笑一声,啖了口酒。

“那为什么我遇到笙歌的时候,她会孤单一人在桐市,还怀着孩子,那个时候纪遇深又在哪里?”

“这重要吗?”

谢小爷反问一句,梁情语塞,重不重要只有当事人自己能判定。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纪遇深知道他现在有个四岁的女儿此刻正等着救命的钱治病吗?”

“他知道。”

“那他为什么还不……”

梁情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这都知道孩子的情况了,还不快点履行做父亲的义务,这么有钱,就是让孩子住在高级病房也是小事一桩。

“因为他在等,等那个人自己去找他。”

谢子商这么说着,就将一张名片递给梁情。是纪遇深的名片,至于给谁,相信不用他说明白了吧。

……

当晚,那通电话就拨通了。

叶笙歌的心情很忐忑,看着已经睡着的女儿,耳边传来电话的嘀嘀声,直到对方接起那一刻,她就先出了声:

“纪……纪先生,我想见你一面,我们……谈谈好么。”

不是笙歌心甘情愿,而是情势如此,纪遇深是有钱人,光这一点,她就只能牢牢抓住了。

她并不是想要用孩子向他勒索什么,只是希望她的幺幺能活下去。

>>>>点击阅读《长相思来长相恨》全部章节

第9章这个姿势,这个距离……

叶笙歌也没想到,纪遇深会派人夜里来接她,车子已经在等,她不得不去。

说实话,她没做好心理准备,可是时间也不允许她做任何准备。

步入纪家别墅的那一刻,她竟觉得有那么一丝熟悉感,甚至还在上楼梯时,就能想象出,二楼房间的格局布置。

她以前,在这里住过吗?

被那个叫秦然的特助带到了一个房间,门合上的那一刻,她的心也为之一颤。

笙歌站在原地,看着四周,这个房间……

最后目光落在那窗户的方向,这窗帘真好看,风进来的时候,流苏飘飘摇摇的样子,一定很美。

浴室的门被人打开了,女人听到声音,心一紧,猛的转过身,就看到从浴室里出来的男人。

纪遇深腰间只围了一条浴巾,赤果的上半身肤色古铜,那若隐若现的人鱼线让人浮想翩翩。

笙歌有记忆以来,还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穿着少在自己眼前,她呆住了,看着他,一动也不动。

等到笙歌从男人完美比例的身材中回过神时,纪遇深已经把毛巾扔在她手上,从她身边略过,在沙发的位置坐下。

女人看着手中的毛巾,迟疑了几秒。

这是,做什么?

“过来。”

两个字,却足以让笙歌心里紧张的说不出话。

踱步朝他走去,就注意到男人的头发还是湿的,所以他是想让她,擦头发?

可是,她还没有给男人擦过头发呢。

不过既然是被动的那一方,还是把姿态放低点。

女人的动作很轻,就像每次给幺幺擦头发那样的轻柔,这又不是她的头发,扯断了可就惨了。

视线不去看他,毕竟垂眼就可见男人好看的人鱼线下若隐若现的……

却在下一刻,那人的大掌扣住了她的手腕,笙歌一怔,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身子就跌入他怀中。

“……”

那毛巾掉落在地上,她抬眸正迎上这厮深邃的瞳孔,只一瞬间,就屏住呼吸了。

这个姿势,这个距离……

会不会,太亲密了。

想起身,腰身却被牢牢桎梏住,笙歌想推开他,可是手还没碰到男人的胸膛,就自动收回。

他没穿衣服呢!

尴尬,无处安放的手,最后只好捏紧成拳。

“纪,纪先生……”

她刚开口,字音还没完全落下,那人的气息已然逼近。

经过上次在夜色的接触,笙歌已然察觉,这是要……

她猛的侧过头,以为他是要吻她,吓得手捂住嘴巴,眼睛却眨也不眨的睁大。

好半天,他没有继续,她才将余光瞥向他。

“叫我纪遇深。”

像以前那样,连名带姓的叫他,他喜欢她不受拘束时任性妄为的模样。

笙歌抿唇,看着那近在咫尺的人,狭长深谙的眸子里,布满了情深,却又透着几许薄凉。

温凉的指腹抚过她的眼睛,鼻子,唇……就像恨不得,将她此刻这个人,这张脸,这具身体,融入他骨血之中,再不分离。

“念笙,你还是回来了。”

五年,属于他的,老天夺不走,还是会回来。

“我……可我全都不记得了。”

安静的沉默,她看着他,他凝着她,任由时间在滴滴答答的走动着。

深夜,起风了。

风吹进屋子,那窗帘散落的流苏摇摇晃晃的样子,就像那个位置,曾经站着一个女孩,她杵着下颌,看着窗外的夜色,等着她的心上人夜里归来。

唇上覆下的温热,在这迷离中,镀了情深。

“忘了没什么不好,”男人的嗓音暗哑中不失蛊惑,她竟失了神,任凭那唇上的气息一点点侵入她的感官——

“念笙,我的念笙。”

>>>>点击阅读《长相思来长相恨》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