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小说网

恰似爱如潮主角白若熙乔玄硕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2018-10-10 18:27:40 小说推荐 195 ℃

>>>>点击阅读《恰似爱如潮》全部章节

《恰似爱如潮》小说简介

精品小说《恰似爱如潮》由炜炜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白若熙乔玄硕,书中主要讲述了:乔玄硕沉默不语。启动车子,踩上油门,开着车离开乔家。一路上,白若熙感觉快要窒息了,明明车窗是开着的,两人相隔有点距离,但她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心,跳得太快太猛,紧张得手心出汗。这是她长大后第一次跟乔玄硕...

《恰似爱如潮》 第七章:探监 免费试读

    乔玄硕沉默不语。

启动车子,踩上油门,开着车离开乔家。

一路上,白若熙感觉快要窒息了,明明车窗是开着的,两人相隔有点距离,但她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心,跳得太快太猛,紧张得手心出汗。

这是她长大后第一次跟乔玄硕待在这么小的空间里半小时,连呼吸都不敢用力,深怕泄露了自己的心思。

车子在一栋军区楼门前停下来,白若熙蹙眉,连忙拉开安全带,推门下车。

面前这栋楼正是关住她母亲的牢区。

因为事件重大,没有开庭之前,除了律师,其他人都不允许见面。

方法用尽,她也没有见到过她妈妈。

白若熙惊愕地看向另一头下车的乔玄硕,只见他走到边上,拿出手机打电话。

两分钟后,一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开门出来,对着乔玄硕肃立行礼。

白若熙看呆了。

在她认为威严不可侵犯的权力前面,乔玄硕手里却那么的轻而易举,只是一个电话的小事。

这一刻,那颗仰慕的心再次沸腾。

她唯唯诺诺地跟着乔玄硕,一路通畅无阻的经过了几道铁门,来到会见厅。

当白若熙走进房间的那一刻,便看到她的母亲早已在房间等着他们了。

沧桑的容颜依然遮盖不住优雅的气质,她眼神无光,笑容却那么的慈爱。

“妈……”

白若熙忍着泪,冲过去一把抱住安晓。

安晓眼眶湿润了,哽咽着语气呢喃:“若熙,你是怎么进来的?”

白若熙眨眨眼,把泪往肚子里吞,连忙推开她母亲,她来不是叙旧的,“妈妈,是三哥带我进来的。

安晓低头偷偷抹掉眼角的泪,挤着微笑抬头看向门口。

乔玄硕缓缓走进来,目光温和,语气也一改以往的高冷,变得温柔:“妈,还好吧?”

安晓浅笑:“挺好的,这里的人都很照顾我,我在这里过得像个太后了,吃饱睡,什么都不用干。

白若熙一怔,很是惊愕。

她回头看看乔玄硕,只见男人的态度跟对待她是截然不同。

“坐下来谈谈吧。

乔玄硕做出请的动作,很是尊敬。

白若熙心里暖暖的,虽然这个男人讨厌她,但至少还是尊重她妈妈的,也不枉她妈妈这二十几年来把所有的母爱都给了他们三兄弟。

安晓坐到她们对面,白若熙跟乔玄硕并肩而坐。

虽然很伤怀,但安晓的脸上都尽量保持开朗的微笑,缓缓道:“玄硕啊,你不要给妈妈什么特权了,这样影响不好。

白若熙一脸迷茫。

乔玄硕苦涩浅笑:“这不算什么特权。

“连那些警卫见到我都点头哈腰的,我哪是来坐牢的?分明来享福,害得其他犯人都把我当成阎王似的,怕得很。

乔玄硕抿唇,垂了垂眸没有作声。

白若熙连忙握住安晓的手,“妈,先别说这些,你把案发经过告诉三哥吧,还有你……”

“他上次来看我不是已经……”

安晓蒙了。

“咳咳!”

乔玄硕被呛得握拳轻轻咳嗽两声,打断了安晓的话。

白若熙疑惑地看向乔玄硕。

她千辛万苦哀求他,原来他只是把她当猴耍?不是说不会管吗?为什么要给她下套?“妈,你把案发经过说说吧!”

乔玄硕淡淡的语气显得没有底气。

安晓觉得乔玄硕很奇怪,但还是不厌其烦地再一次讲述两周前发生的事情。

“那天……”

“那天你二婶约我去美容院,我想你以后跟尹蕊结婚了,她就是我小儿媳,想多相处相处,所以我也把她叫上,我们三个人去美容院,我们在外面吃午饭,购物,下午三点左右,尹蕊说想学做蛋糕,刚好你二婶是烘焙高手,我们就一起到北苑做蛋糕了。

“那天你二叔和她的儿女都不在家,家里两个佣人也在天台清洗泳池,我们做好蛋糕,还坐在一起吃下午茶,靠近傍晚的时候,尹蕊先行离开的,紧接着我也回南苑了……可没有想到一个小时不到,我就听到救护车和警车的鸣响,第二天警察就来逮捕我。

白若熙一脸愁眉,“监控呢?厨房有监控的……”

“警察说刚好那天乔家的监控系统全部崩了,而且我外套和手机忘记拿回家。

“插在二婶心脏的水果刀为什么有妈妈的指纹?”

安晓摇头,叹息道:“哎,这真的很冤枉,我当天负责切水果,刀子上面当然有我的指纹。

白若熙捂脸,焦虑不安地撑在桌面上,她现在很恨自己不够聪明,心越急就思绪就越乱。

乔玄硕缓缓地喷出一句:“更重要的是二婶的指甲缝里夹着你的头发,DNA结果已确认。

安晓点头,很是平静:“这是存心陷害,我被冤枉没有关系,可怜你二婶那么年轻就这样没了,这丧心病狂的杀人凶手一定会遭报应的。

“尹蕊可以帮妈妈作证吗?”

白若熙诺诺的看向乔玄硕,眼神是征求的光芒。

“为什么要问我?”

乔玄硕眉头轻轻皱起,脸色沉了。

白若熙被男人冰冷的气场压得不敢出声,心里嘀咕:因为尹蕊是你的未婚妻。

安晓打破了这结冰的氛围,“没用的,尹蕊比我先离开,我可以证明她不在场,但她没有办法证明我没有杀人。

白若熙深呼吸一口气,缓缓闭上眼睛,脑袋过一遍她妈妈刚刚说的话,突然一惊,开心得双手拍上桌子:“妈妈,我找到突破口了……”

安晓倒是被她拍桌子的兴奋劲吓一跳,捂着心脏,错愕地看着她。

乔玄硕黑眸闪过一抹期待的光芒看着她。

“佣人,当天两个佣人在天台洗泳池对吧?”

“嗯嗯。

安晓点头。

白若熙激动不已,目光闪烁着希望的曙光:“其实两个佣人洗泳池是很平常的事情,但我在乔家住了十几年,我印象中的二婶是最讨厌佣人围堆了,她说边聊天边干活的会影响效率和质量,泳池本来就不难洗,二婶不可能让两个一起去的。

安晓并不知道她妯娌有这种性子。

乔玄硕深邃下闪过欣赏的光芒,嘴角轻轻上扬,勾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白若熙认真地继续分析:“我们可以查一下两个佣人那天为什么这么反常要一起干活,而且二婶还在家,难道她们不怕被骂?”

安晓和乔玄硕都沉默着。

白若熙显得有些心慌,深怕自己说了些废话,不确定地看看母亲,再看看乔玄硕。

顿了片刻,乔玄硕站起来:“妈,我们先回去,下次过来就接你回家。

安晓心里甜甜的,很是安心地点点头:“好。

白若熙还没有反应过来,男人突然握住她的手掌,“走吧。

暖暖的温度,粗糙而结实的触感,像电流一样从她的手心震撼到四肢百骸,心瞬间溶了。

脑袋一片空白,连再见都忘记跟母亲说,被拖着快步离开房间。

深怕走慢了,这只大手会松开她,她小跑地加快速度跟上他,感觉心脏跳得要爆炸。

走到第二道铁门,他便放开了她的手,一阵失落瞬间充斥在白若熙的心头,看来只是做戏给她母亲看而已。

>>>>点击阅读《恰似爱如潮》全部章节

第八章:帮忙

    从牢里出来,白若熙继续坐上乔玄硕的车,保持安静地呆着。

不想惹他讨厌,所以她尽量让自己少说话。

白若熙把头压在车窗上,呆呆地看着窗外的街景,看阳光明媚。

心像掉进了黑不见底的深渊,往下沉着。

车子像漫无目的飞驰着,时间像过了一个世纪,白若熙难受得感觉快要疯掉,缓缓地开口:“三哥,我们不回乔家吗?”

“你很着急回去?”

乔玄硕冷冷的语气反问。

“嗯。

因为没有力气说话,白若熙随口应了一句。

男人握方向盘的手更加的用力,青筋明显凸显,眸色沉了。

两人又是一阵沉墨。

白若熙把头抬起来靠在椅背上,歪头看向乔玄硕刚毅的侧脸,精致得让人一眼便沉沦得无法自拔。

“三哥,你下个月要结婚了吗?”

“嗯。

乔玄硕从喉咙发出一声淡淡的音调。

“会邀请我做伴娘吗?”

白若熙说出这句话,喉咙开始**辣的难受了,强忍的泪把心淹没。

乔玄硕斩钉截铁道:“不会。

白若熙苦涩浅笑,这样也挺好,她也怕自己会忍不住在他们的婚礼上哭出来。

“不邀请也没有关系的,但我还是想送点礼物祝福你们,三哥最想要什么?”

乔玄硕烦躁地按上喇叭,白若熙被吓了一跳,发现前面一对情侣骑着摩托车慢悠悠的开在道路中间。

摩托车闪开了,但白若熙明显感觉到这个男人周身散发着一股莫名其妙的怒火。

好片刻,他才气冲冲的回答了她的问题:“我想要的,你给不起。

就这么一句,把白若熙塞得无话可说。

她是个普普通通的白领,一个月的工资够养活自己已经很不错,的确没有脸去问一个什么都不缺的大人物想要什么礼物。

她沉默了。

他的气焰还在莫名燃烧,脸色愈发难看。

疾驰在道路上的车,这一次很有方向地往乔家开去。

回到乔家已是傍晚。

乔玄硕的车停在了别墅门口的小道上,白若熙开门下车,刚走两步便看到尹蕊。

她打扮优雅甜蜜,高贵得如同公主般美丽。

尹蕊笑容可掬,因为两人经常见面,关系铁如亲姐妹,所以见面也没有太惊讶。

“若熙,你也在啊!”

尹蕊走向白若熙。

白若熙强颜欢笑地应了一个音:“嗯”

尹蕊直接从白若熙身边走过。

乔玄硕刚甩上车门,尹蕊突然冲来直接,一把抱住他的腰腹,把头埋在他的胸膛上,撒娇的语气呢喃:“玄硕,你终于回来了。

白若熙缓缓回头看身后一眼,但一刹那便后悔回头了,她很识趣地迈开脚步离开,鞋子踩在地上,都是心碎的声音。

乔玄硕眉头紧皱,一动不动地低头盯着这个抱住他的女人,眸色愈发冷淡:“抱够了吗?”

尹蕊连忙松开手,后退一步,回头看了看四周,发现白若熙已经离开,她才尴尬地撩了撩耳边的发丝,说:“我们太久没见,所以兴奋过头了。

乔玄硕没有作声,淡漠地从尹蕊身边走过。

尹蕊连忙喊住他:“玄硕,还记得你的承诺吗?”

乔玄硕顿住,宽厚的背影对着尹蕊。

尹蕊继续说:“你曾经答应过我,三十岁之前你未娶我未嫁,你会娶我,而且我为了救你连命都差点没了。

虽然我们只是好朋友关系,但我们彼此最为熟悉,长辈们是希望我们在一起的,这样有利于两个家庭企业的……”

乔玄硕斩钉截铁打断:“我乔玄硕说过的话当然算数,不需要你提醒。

尹蕊露出淡淡的浅笑,“你二婶刚去世不久,不能大摆宴席,我们可以去领个证,有没有婚礼我都没关系的。

“时间还没有到。

乔玄硕清冷地留下一句,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向别墅。

尹蕊一顿,握紧拳,沾满钻石彩色指甲紧紧的掐入掌心中,脸色沉下来。

-白若熙混混沌沌地回到自己房间,心神不宁,一个人坐在床沿边。

或许,泪早已流干。

又或许,早有心理准备。

她脑袋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想,什么也没做,静静地发呆。

“叩叩……”

门被敲响,第二次敲门声才把白若熙从呆滞中拉回神。

她连忙走过去开门,映入眼帘的是尹蕊那幸福洋溢的俏脸,她笑容满面,“若熙,我想找你帮帮忙。

“进来坐吧。

白若拉开门让她进来,挤着微笑,“要我帮什么忙?”

尹蕊坐到白若熙的床上,情绪高涨:“若熙,你帮我想想哪里适合度蜜月?我跟你玄硕不打算摆酒席了,但还是想找个地方度蜜月,顺便拍些婚纱照留念。

白若熙一怔,门关到一半便定住,被点了穴似的无法动弹。

“下个月我就可以搬过来跟你住了,到时候我们就是一家人。

白若熙深呼吸一口气,缓缓地把门关严实,那一刻,她感觉快喘不过气,但还是故作无所谓。

她转身走向尹蕊,强颜欢笑:“你应该找三哥讨论度蜜月的地点。

尹蕊幸福地憨笑道:“他让我做主。

白若熙在尹蕊身边坐下,双手撑着床,低头看着地板低声细语:“那你做主就好,我对这些一窍不通呢。

尹蕊摸上白若熙的肩膀,很是内疚地问:“我跟你三哥拍拖很多年了,一直没有告诉你,你会怪我吗?”

白若熙苦涩浅笑,摇摇头,垂下来的发丝挡住了她难过的脸色。

“你现在还喜欢你三哥吗?”

尹蕊小心翼翼地询问。

白若熙缓缓闭上眼睛,言不由衷:“早就不喜欢了。

尹蕊摸着白若熙的手,很是内疚的语气呢喃:“对不起若熙,爱情是无法控制的,你三哥也追了我好多年,我知道你从小就喜欢他,所以我拒绝过他很多次了,可是他爱得太执着,我也是没有办法。

白若熙抬头,把发丝撩到耳朵后,强行挤出的微笑很是僵硬,但还是很开朗地安慰:“傻瓜,干嘛要跟我说对不起?我没有怪你,暗恋他的女生多如牛毛,你别太当一回事,在三哥眼里我什么都不是。

爱情是你情我愿的,没有什么先来后到,我现在真的放下了。

为了掩饰内心的不安,也为了让尹蕊不再那么自责,白若熙随便找个理由搪塞:“我现在有很喜欢的男人,像三哥这种常年在外,生命交给国家,时刻都面临危险的男人,十分没有安全感。

我真的不喜欢他,你不用顾虑我的感受,我衷心祝你们幸福,。

“是真的吗?”

尹蕊不确定的问。

白若熙心虚地点点头,眼神避开了她的凝视,“嗯!”

“那你喜欢的男人是谁?”

“还没成,成了再告诉你。

尹蕊撒娇似的推了推她的肩膀,“怎么可能成不了?你看看你这魔鬼的身材,天使的脸孔,我就不信还有男人看不上你的”

>>>>点击阅读《恰似爱如潮》全部章节